2007年2月2日

I'm proud of myself, and you?

黃菲比一直都是孬種人,有滿腔的熱血和正義感,但都不會表現出來。BUT,今天做了3 件自認為勇敢且突破尺度的事。

01.

今天很早下班,準備赴約。走出大樓門口,看到一個穿著樓下大賣廠制服的男孩子,叼著菸走過去。他的菸盒就在這時候掉在地上了。

週圍沒什麼人,我感覺這個人很怪,菸盒掉地上這麼大聲都沒聽見,我直覺是他亂丟垃圾!!是我最討厭的那種人。

過去,我可能會默默的罵聲幹,然後走過去幫他把垃圾撿起來,再等他走遠後罵大聲一點的幹。


但今天,我忽然想都沒想就說:「先生,你的東西掉了ㄟ。」
他轉過來,看了我一眼:「我不要了。」

幹~我整個火要起來,明明垃圾桶就在剛剛他走來的路線上,距離我們不到50公分。

所以我在還沒變孬之前,趕緊說:「可是這是垃圾。而且那裡有垃圾筒。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穿著全身黑大衣的OL和一個叼著菸的小毛頭,兩人四目相交僵持不下。我心裡想,如果他等等冊了聲幹然後衝過來,我就要澇跑了。就算我高跟鞋快壞掉跑不動,我也要死命的跑到旁邊的家樂福去跟工作人員報警。

後來他真的罵了一小聲幹,瞪我。然後他走過來。我正想著「好阿好阿,瞪瞪瞪,瞪你媽咧,有撿就好!! (最後這句還是有孬掉之感嗎?)」的時候,他用腳把菸盒---踢到---垃圾桶旁邊。

幹!!!!!

這個機車男!! 但,罵完幹要怎麼辦呢,我不知道ㄟ。我想我打死都不會幫他撿,但是他不撿起來的話我要怎麼辦呢?靠杯,整個是個難解的題目。策略,我的策略在哪裡?Main Thinking:如何在處於下風的情況下,依然協助客戶創造聲勢並達成目標呢?

就在我還在想的時候,還好上帝又出馬了。這個人走到垃圾桶旁邊,又罵了聲幹,然後把垃圾撿起來丟。但丟了一次沒丟進去,他又再撿了一次、再罵了聲幹,然後丟進去了。

於是我就轉身走了。叮咚叮咚,任務達成!!

邊走我邊回頭看那個人有沒有拿開山刀追過來。呼...為什麼做好事還要害怕阿!!

02.

今天我去參加了小型同學會。對我來說這算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我也不知道我怎麼回事,我對於同學會真的很沒輒。但今天無論如何,還是告訴自己:越害怕的東西就要越勇敢面對,所以我抱著有點害怕又有點不安的心情去了。

於是出乎意料的,我們四個人進行了一頓歡樂晚餐,分享過去現在與未來。

但這頓飯局中,也證實了外面的不實謠言真的太多了,但是也都沒說錯:我真的很難約,我真的有人群恐懼症,我真的很怕與老朋友見面的那種忐忑不安感。原因可以另闢文章說明,但是今天告訴自己「一定得去」的時候,覺得自己---有突破。

03.

席間,我們聊到鄒媽為什麼換男朋友的話題。鄒媽說,因為前男友跟他的志向不同,人生沒有交集。而且沒有自信,常常要靠鄒媽幫他建立自信。

雅婷說:「男生需要自尊阿。他需要一些外界的肯定,讓他有自信。」
鄒媽說:「嗯~那女生就不需要自尊喔!女生不能很清楚自己想要做什麼嗎?」

聽這話真的很有同感。男生對於表現比較傑出/比較聰明/薪水比較好/升遷比較快/知道自己未來的計畫/的女朋友,有沒有辦法發自內心的說:「I am proud of you.」,而且還可以互相分享討論呢?

當我很為自己的表現開心的時候,真的很希望也可以同時得到另一半的肯定,而不用遮掩我任何的愉悅情緒好來討好對方,或忍受對方不固定性的向下沉淪。

那樣的人,不用是學歷高收入高的百萬富翁,也不用是智商180的天才,只要同時擁有這兩項特質---正面樂觀 + 愛---也許就可以發自內心的告訴他的另一半:「I am proud of you.」吧。我猜。

這是什麼突破呢....我想,我冒著再也沒男人要來追我這種老是義正辭嚴的在部落格上抒發己見的女生的風險,寫下這篇文章,應該也是一種突破吧。

不過,我再也不要怕事的矮化自己遷就別人了,精采有很多種方式,我希望找到最健康的那一種。

04.

這是結語。

今天請那位亂丟垃圾的男子丟完垃圾以後,我在路上有點緊張害怕自己會在下個路口被揍。我忽然在想:如果我等等就被西瓜刀砍死,那值不值得呢?

我心裡當下是覺得:「還蠻值得的。」但不能死的不清不楚,所以我又傳了簡訊給齊威他們,告訴他們事情如果發生一定要幫我報警。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任何一種突破,都不是絕對的好或壞。但是,有一種突破,等同於「改變」。發現自己的習慣和信念被改變了,其實反而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雖然害怕的事情還是很多,雖然擔心的事情還是很多,但是感覺得到自己的勇敢,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靠,真踏實。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