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3日

感應少年記事


這也不是第一次寫關於「飄來飄去」的事了,之前就曾寫過一篇「來自好友的Alert」文。這種「真實經歷」的事情,恐怖指數都會瞬間攀升到爆表。

雖說身為一個基督徒,老愛講這種事真的讓人很摸不著頭緒(上帝應該也很頭痛:這個小孩真的很愛講)。但沒辦法,我真的很想鉅細靡遺的把這些「感覺」紀錄下來。


【事情的開始】

時間是上上週,我們一家子人(我、奇威、陳大個)一起去宜蘭礁溪玩,週日晚上回家。那天晚上我頭痛又開始犯了,我想可能是去宜蘭這兩天涼到了,所以我迅速的洗了個澡,就關門關燈要準備睡覺了。當時,我關了燈,黑黑的房間裡很安靜,從門縫還看得到客廳的光線,因為Kiwi還在客廳打報告。

我很快的就睡著了。然後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一群精準的同事來我的房間玩,沒有算有誰,但總之我記得就是一群人來玩。桌上擺著我的電腦,電腦的畫面是一封eDM,好像是我的待辦事項。因為那時候很累,所以夢中的我心裡想:「我不要管EDM了~我也不要管他們了~反正我就是要睡覺,他們再怎麼吵我都不張開眼睛!」然後就在夢中呈現一種「裝睡」的衿持

這時候,我聽到應該是我同事蘭君帶頭說:「ㄟ~菲比都不來玩,那我們來跳她的床。


於是我就感覺到我的床真的在動!

夢總是這樣,假假真真、真真假假,我那時候其實不太清楚那到底是夢還是我已經醒過來,但隱約感覺到床在動。但我還是很堅持:「我絕不睜開眼睛。」

結果,他們又說:「菲比都還是沒反應耶,那我們把臉靠近她一點。

幹,我心裡還在想「不要這麼胡鬧」的時候,我臉上忽然真的感覺到有東西用很快的速度倏地靠近我。然後,停留一陣子。麻麻的感覺。


那時候我真的已經醒了,因為我覺得一陣噁心,心想我不想做這種夢。

但我根本不敢打開眼睛,因為,第一,幹,很靠近耶!沒有必要這麼close吧,雖然也是沒有男朋友的生活,但我沒有飢渴到需要有人跟我臉靠臉阿!第二,幹,我真的是個孬種,我想沒有必要認識彼此了,真的。

那時候,我開始一直不停的禱告。上帝阿拜託喔,求求你讓我平安阿~阿彌陀佛~喔不是上帝阿,我是要跟你禱告,請你不要讓我害怕,也不要讓我睜開眼睛,我怕我眼睛撐不住阿上帝~~~求你來陪我~~~~

一邊禱告,一邊還不時的有想要念阿彌陀佛的衝動,真的是很錯亂。


那感覺一直都在,那時我想先扭動一下身軀,讓自己先真的振作起來。順便告訴自己那真的是夢。

沒想到,全身都無法動。緊緊的,無法動。我想大叫,想叫客廳的張奇威來救我。也叫不出來。

後來我費了一些些力,用力的往上突破........賀阿!終於有一種「石破天驚」、「衝破封鎖線」的感覺,「唰!!!」的我醒了。周圍是一片的漆黑。


幹,我轉個身,開燈。


門外,Kiwi還在打電腦,一切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我開始狂冊髒話,一邊說服自己靠做什麼鳥夢,一邊想說罵髒話可以避邪之類的。


【病急亂投醫】

隔天,我其實很想跟張奇威等人分享,可是因為張奇威比我膽小,她很排斥聽這種事情,加上我覺得如果不講,也許這件事就會像是一個夢一樣的不存在。所以,我想就先不說了。

那時,小椰子的朋友--感應少年何少--剛好因為丟履歷到我們公司,進入第二次面試的機會,因此我們有機會聊聊進入這個產業的一些準備。我們在MSN上聊著,聊到感應少年何少有「類陰陽眼」的能力。

菲比:「那通常你感覺到的時候,你會告訴你的朋友嗎?」
何少:「我通常是不會說的,因為我不會說謊,我也會希望我朋友不要再問。」

於是,我在這個情況下,忽然想跟他說我的夢。

何少:「幹,你這個夢,好噁心!」
菲比:「真的呴,那你有感覺到什麼嗎?」典型會「病急亂投醫」的愚婦問題。
何少:「雖然噁心,但我想,那應該..............是個夢。E N D!!!!

後面他不知道在激動什麼的打了個END然後還這麼多驚嘆號!幹,根本讓人更害怕。

菲比:「那你到底是怎麼判斷的?」
何少:「其實很簡單,人的感覺很敏感的,如果你進去一個空間感覺到『違和感』,例如進去就想出來,基本上就有可能。」

那時我心裡想的是,去客戶那邊開檢討會我也會進去就想快出來...去很臭的廁所我也會進去就想出來...看來「違和感」的定義,應該是因人而異XD。

菲比:「那通常你遇到了你會怎樣?我有禱告但好像沒用。」
何少:「喔,禱告很有用!我一定會禱告。然後再加上身體的扭曲。把它甩掉。」

說到這,我已經開始覺得,我不能再問下去了,越陷越深不是一件好事。



【一個人睡】

但從那天開始,我就開始無法自己在房間呆超過五分鐘了。卸妝的時候,就想速速的弄完然後跑出來風光明媚的客廳,也不敢看鏡子,嘴巴會想一直罵髒話。(靠背,那畫面看起來很像一個神經質的愚婦)

到了要睡覺的時刻,神經很緊繃。

第一天,我跟Kiwi睡。

第二天,我還是跟Kiwi睡。

第三天,Kiwi很早就下班了,她傳簡訊給我說她今天不回家。


我頓時有晴天霹靂的感覺。

因此那天,我跑去凱倫家睡。

到了第四天,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決定要一個人睡覺。MSN暱稱改為「跨出勇敢的第一步」。一樣是有點怕鬼的貴婦奈奈看到我的暱稱,還為我加油,說:「如果真的不行,就對它們大喊:『媽的,你們知不知道做這行很累阿!讓我好好睡覺!』」

有了大家的加油,我決定要勇敢自己睡了。

於是就開著燈睡。一路下來很安然無恙,倒是因為全身很緊繃,所以有快抽筋的感覺。



【明天過後】


在適應的過程中,也發生了一些讓人膽戰心驚的事。前兩篇文章「這世界上我最羨慕的東西」,因為我把床擬人化的描述,讓何少竟然來留言說:「有怪談的感覺。」驚嚇!媽的你連透過部落格你都可以感受倒是怎麼一回事阿!

於是我偷偷把內容稍微做了些修改。

晚上,Sunny就M我說:「ㄟ菲比,你改了那篇文章以後,我就上不去你的部落格了耶...點了好久都打不開。」

我只是很堅持的跟Sunny說:「是部落格壞在維修!!!一定是~~~~~!!」


當下我只有想到,「當你真心想要害怕的時候,全世界都會集結所有的力量來幫你害怕」,幹!



連續睡了幾天,開始淡化了恐懼。我說,我想把這件事寫在部落格上。

何少:「這種事我覺得不要亂寫耶。」
菲比:「靠背,為何?」
何少:「因為就像如果你跟我說,你要寫我的事,我也會想去看看你到底要寫啥阿...」

說得對阿...極有道理。

ㄟ不不...不是啦!我只是覺得,何少實在將它們描述的很人性化耶,你應該去當司馬中原阿!



幾經掙扎,我還是決定寫了。

因為如果都這麼害怕了,沒有紀錄下來這瘋狂的一週,一路上這麼神經,那真是太虧了

而且不管你有沒有在看我寫啦,拜託你:

我是好人,而且我這一行真的很累很需要睡覺!
麻煩讓我好好睡,我們互相體諒一下,拜託。阿們。



【後記】

後來,何小虹成了我們家的新室友。

他那天來看房子特別來看我房間,他環視一週,走出房間後說:「嗯,很乾淨。」


過五秒,

何少:「但我剛剛沒看天花板,你要不要我再進去看一次??」

菲比:「不用了!!(急忙把他推開)」


所以說,這篇文章為什麼要叫做「感應少年記事」而不是「少女」。這是寫給感應少年何少的阿。

以後這將是我們的生活公約:「能不講,就不講!」



即便菲比很愛問.................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