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8日

好姐妹的眼淚

昨天半夜十二點,四個女生可能以為自己還像大學生一樣年輕,騎了兩台機車就殺上了擎天崗。

騎機車上山的路上感覺很漫長,因為我們其實都不知道方向。

最了解台北路況的我和小龜騎一台車在前頭帶路,一邊說著生活裡雞歪的事、遇到的雞歪的人,一邊睜大雙眼找著路標,還要小心不要多看了什麼其他的...

在臨檢的警察先生指引下,我們終於!!看到「擎天崗」三個字!! 於是興奮的在路邊大吼。

是ㄟ,沒有那些男人的帶路,不等於我們什麼都沒有了。

一片黑矇矇的擎天崗,那是以前我們每個人都跟在意的人來過的地方。一路上輪流replay著各自的回憶,好像事情從來沒有改變過。回憶是有些哀傷,但總是會有個泰屁或是誰用大笑來轉移掉哀傷的情緒。

可是,沒有路燈,也忘了帶手電筒上來,也沒有帶雨衣來鋪地板。

小龜:「小椰子!! 我不是跟你說要帶外套、雨衣嗎?你幹麻不聽我的阿~~」

小椰子:「我想說不會下雨阿~~」

小龜:「吼~~~帶雨衣不是為了下雨~~~~~」

黃菲比:「尬的~我有夜盲症嗎?我眼睛看不到東西耶,拉我一下~~~」

李泰屁:「ㄟ你們三個手牽這麼緊幹麻,不要走這麼快~~~~等我~~~~」

小椰子:「黃逼撥...我覺得你手抓得太用力了。」

髒小龜:「ㄟ~好多星星喔~~~」

忽然七嘴八舌的四個人都停了下來,星星真的就在我們頭頂,正確一點來說也許是『銀河』就在我們頭頂吧。很美很美。我們就在原地互相仰頭看了起來,傻住了。天狼星就像開了一盞離我們很近的燈,掛在頭頂。

李泰屁:「ㄟㄟ,我們找地方坐好不好,你們這樣看頭不會暈嗎?我快暈倒了。」

髒小龜:「就叫你們帶雨衣阿,看吧看吧,現在我們就隨便躺個地方吧!可能會躺到牛糞。」

李泰屁:「ㄟㄟ~有涼亭阿!~不然我們就坐涼亭前的空地......」

於是我們就在涼亭或躺或臥的,談論著這些那些...


算命 男友 當兵 鬼男人們

到底要不要結婚 肌肉派高中同學去當消防隊員了 最想參加誰的婚禮

遇到變態的100種方式 好男人們 工作

參加誰的婚禮要包多少 不要再看他的簡訊!! 不准接!!!

算了算命老師說叫我們不要阻止她
....




今年七月,我們都一起滿27了(對啦,我快28了),我們一起在徬徨的十字路口,一邊徬徨的走著卻更有力量。

算命老師的建議,雖然被我們一個晚上翻天覆地的拿出來咀嚼,但我相信:這些都比不上今年我們吵架後的眼淚、充滿汗臭的擁抱(後來沒抱因為太臭了。)。

管他是不是註定要有三角關係還是太耿直被討厭,管它是不是第一年會很辛苦還是丟三落四。你們還在身邊就不怕沒有力量繼續站起來往前走阿!

昨天迷惘的我,不迷惘了。在妳們27歲「友情堅定不改變!!」這樣的生日願望的後盾下,我沒有什麼好怕的。

今年,我們都27歲了


紀念,好姐妹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