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1日

一個老夢

某天,我告訴一個朋友,某某社區有一家店,如果心情不好就可以去那一家店,那裡有很多樂子。當然,不是酒醉金迷的地方,大概是因為那兒的人,有一種讓人開心的魔力。

那家店好像就是他工作的地方的樣子,雖然我也搞不太清楚到底是在幹麻的,但反正逢人就推薦。

朋友後來不知道有沒有去,但是我當天晚上自己就去了。

等待電影開場


不過其實,我根本沒真的去過那裏。於是我找了一下地址,夢裡依稀記得是XX路的121號。

在人群遠遠的看到121號店,但發現那不太像我想像的那種風格。所以我又回想了一下,好像是221號。

差了100號,還是想繼續找,於是又往221號店的方向走。邊找邊逛,身邊都是賣玩具的小攤販。

然後我就遠遠的看到他了。在221號,有點模糊的臉,在泡飲料(原來是五十嵐之類的店喏)。

但是當下我忽然超害羞的,於是轉頭就走,走得飛快。根本不敢再繼續對焦眼神或是再往前走。那種感覺就像小學的時候,看到喜歡的人迎面走來,會小鹿亂撞然後突然的繞路。

我走阿走,心想我真的是你他媽的孬種,心跳仍然加速的快,這時他忽然不知道為什麼趕上來了,走到我的旁邊。



他滿身都是汗,問我怎嚜來了又走。

ㄜ,如果不是腳程太慢,就是我轉身動作太大,然後被發現惹...

我說:「其實我只是心情不太好,來找你玩阿。」


才講完,我的頭忽然就被塞到他的懷裏,靜靜的,熱熱的。但是他忽然開始大哭,開始哽咽。尬的,一個大男人QQ惹~~~~

「靠...你哭屁阿」

『喔,讓妳知道這世界上有人比你還要難過啊....妳不孤單的!』

他用了很他的方式,讓我找到了一點繼續往前走的力氣。



醒過來的第一時間,非常想他,而且感覺很溫暖很快樂。

雖然猛然回想才發現:其實昨天我們已經確定分開了。


----------------------

那天整理幾本手寫的日記,看到這一篇日記,記錄了某晚做過的一個有點甜甜但心碎碎的夢。

這篇日記手寫的筆跡歪歪斜斜的,可能那天是邊寫邊哭吧,雖然時間已經過了好久了,但是讀起來好像還感覺得到當時心酸酸的FU。

後來翻了頁,我還寫著:

「GOD,寫完以後,發現這個夢原來有點噁心,果然書寫是一種治療,寫完就覺得自己又在拍瓊瑤電視劇了。這麼噁心的夢,不能再夢第二次了,也不能再靠北關於他的事!

也許之後我會說:『自此之後,菲比就沒再談過這件事或這個人了』這樣ㄍㄟ敖的話。」

白痴,事實證明,我今天還是把這個夢拿出來靠北了一下了。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