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8日

別墅

那天經過光復南路和市民大道口,看見兩棟佔地蠻大的獨棟房屋,是平房沒錯,但是從外觀看起來,「氣勢」上確實與週遭的房子不太一樣,長得就像....高雄市的市長官邸。

這個例子有點濫,可能只有我自己可以想像。這就像每次有人指著我說:「妳長得好像我表妹的同學的女朋友喔!!」這樣難以讓人回應的比喻。

但總之,我心裡偷偷認為它是「別墅」。

小時候,我們家巷口也有這樣的別墅,小時候看什麼都很雄偉,感覺他就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大爺。週遭的圍牆上還鋪著碎玻璃,我每次經過都要想像一次被這些碎玻璃螫刺的感覺---後來想想這大概暗示著我心裡的潛意識還蠻想爬進去看看的。

可是當然是沒有辦法呀。

所以想像裡面的人在幹麻,變成了最大的樂趣。

於是我常常在外面等裡面的人出來,幾個孩子總是在巷口打球,或跳繩,無論做什麼,總之在那裡溜達的時候,總想可以看看他們到底長什麼樣子、穿什麼衣服、做什麼事、花園長什麼樣子 ( 總以為從大門到屋子這麼遠的距離,一定會有花園 )。

但是,總是等不到人出來、也等不到人進去。

不知道是因為裡面生活太好了,所以他們都不用出來玩,還是是他們事業太忙了,所以很少回家?

直到有一次放學回家經過,才發現他們家的門打開了!

我跑到門前看,終於看到他們家裡面的(一樓)的樣子,還有人。

是一個老老的婦人,看起來是管家--大概是青青河邊草裡面的王叔或福嬸--的樣貌,在打掃假山前的一個小池子。




旁邊停放了一部車,有個穿著很像謝賢先生(謝霆鋒的爸爸)在「少林足球」裡面的造型的男子,從車上拿下了一些運動器材、娃娃車之類的。

所以他們家應該是有孩子的,因為太忙了,所以有請傭人來打掃。

還在拼湊這些故事的瞬間,門又關上了。


當時,我忽然同情起屋子裡面的人 .... 我們看起來像是在不同的兩個世界,而他們的世界比較小。(又稱「酸葡萄心態」。)



但是現在卻忽然覺得,其實值得同情的不是他們,而是因為環境的落差而有的 想像。

這些想像讓我們距離這麼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