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6日

集錦,即景




人生確實是沒有越過越簡單的

當我解決了一個問題,下一個問題遲早會再出現。這與其說是上天的考驗這樣如悲劇英雄般的說法,不如說這是發現自己的機會,隨著解決的問題越來越多,我發現越來越多塊潛藏的自己。

與自己的相遇,有時候很驚訝,有時候卻不怎麼開心,那種感覺,大概就像---本來一直以為自己會生個女兒,沒想到醫生帶著一個有小雞雞的男孩來到妳的面前,對氣喘吁吁的妳說:「恭喜你,是個男孩。」(此無性別歧視之意,無心插柳柳橙汁罷了。)

是開心,但這似乎第一時間更多的是:「你給我滾回去!!」

不過,他終究是來到了這裡--你的面前。你得好好的與他對話,好好的教他養他,好好的與他共度下半輩子。

直到你的下一個小孩出現為止---或許說,直到你真的看到你確實懷著下一胎,你的焦點才會真的轉移....

而成長,似乎就是在這些循環的步伐中,用一些不同的文本包裝著。






那片草皮

這幾天連續幾個提案,擔憂的倒不是提案本身,而是對“期待”這小玩意兒的管理。不希望讓這些扼殺了同事們對期待的大膽與想像。但我也知道不能嘴泡王而已,所以啃,不說了。

在等待的過程中,就到公司動腦區的草皮小睡一下。刺刺的人工草皮倘起來格外舒服。眼睛閉上,涼涼的風(其實是冷氣)吹在臉上,我自己幫自己Key了普羅旺思或巴黎郊區的草皮坡地作為背板。

於是就放鬆了。

就是這麼假掰阿。我忽然想起做瑜珈時,最後的“大休息”,其實也是用想像產生的,用想像帶著自己真正做到目標鐘想做的事。

還能被想像的東西,也許真的很珍貴。



如果是黃菲比的隨身碟,就一定會不見

一個人沒有隨身碟,就像不會騎機車的女生一樣,也許還蠻輕鬆的,因為不用自己存檔案或處理硬體,但真的要去哪,還是要有求於人

所以我黃菲比,總是最後會失去了駕馭機車的能力!


所以就好想買我的麋鹿版隨身碟....



好想睡,啃,我要補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