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3日

小動作

室友憂鬱了一段時間,這點從她對家裡髒亂的耐受力瞬間拉高很多很多,換算成心情的憂鬱程度,可以得知一二。

這個標準一向只適用於她身上,因為我跟張奇威都是「耐受力」極高的人。但上週,有一天我忍不住的說:「我覺得我們應該要來大掃除」,她也只是淡淡的說「好」。


然後家裡就這麼靜止了幾天。

直到今天早上。



『妳今天要幹嘛?』

「我等等....想掃地,整理一下家裡。」她坐在子椅子上很篤定的這麼說。

我當時心裡整個放煙火!!約莫是像花博會煙火那樣的盛大程度吧!

從這個小動作,我知道,至少有百分之幾的她,回來了!!!




我猜想是不是因為,今天早上我們的朋友T的託一位朋友拿東西來家裡的關係。

陌生人來家裡,家裡總會顯得特別的髒亂,這對於有禮的巨蟹座女孩來說,大概會特別明顯。(對於愛面子的天蠍座更是,歡迎大家來我家,這樣我耐受力就會下降....)

T長年在國外,她的國外朋友F最近剛好幫T帶些東西回到台灣,寄放在我們家,室友在招待指引他東西該放哪裡。

當時我正在房間裡昏沉著,聽著外面的動靜,聽到一些電話中和實際的對話。

F:「欸,她的東西有點多有點散落耶,應該需要個箱子。你們有箱子嗎?」

室友:『沒關係啦,放在角落就好了。』

於是當他今天出現時,他手上拿了一個很新很乾淨的大紙箱。
然後他開始搬,並且整理。

參雜一些閒聊。

F:「我常聽T說起妳們的事,所以好像隱隱約約中認識你們很久了,哈哈。」

室友:『是喔,那她有說我們壞話嗎?』

F:「有一點啦....(笑)」

他的憨直讓我覺得有點有趣......但T妳到底說了我們甚麼啊?我實在很好奇!!



一陣尷尬之後,他似乎在找些東西。

F:「緩兒和咕嚕呢?」

室友:『喔喔,有陌生人來他們會躲起來。』

F:「喔喔.....」好像很遺憾的樣子。



室友:『欸~那你接下來離開新加坡要去哪?』

F:「上海或回台灣工作吧!」

室友:『那T那邊呢?怎麼辦?』

F:「恩...我也不知道欸(又笑了)」


我們都知道,T的下一站是去另一個國家工作。他一定也知道。

那個「不知道欸」,已經超乎我們想像中的不知道了----更多的是一些些的不捨慌亂,和豁達。吧。


我想,他真的很在意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