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2日

緊繃的夢

這幾天睡覺都一直夢到破碎、但醒來後仍然有印象的夢。在夢中某些劇情似乎照著正常的邏輯前進,但醒過來的時候仔細思考整個劇情卻是完全的不可思議。

我昨天夢到我在跟凱倫&凱西動腦,想關於新客戶的案子。整個場景和時機似乎很對,因為我們上週四、週五的確都淪陷在動腦苦水中。但是夢中的我們竟然是在討論:中藥!如何行銷中藥?如何幫中藥架設部落格?中藥產品的海報該貼在哪裡?會不會牽涉到醫療法規?....好可怕喔,睡醒以後我開始在想:難道這是在暗示我其實我蠻適合做醫療線嗎?總之是一團混亂。但是後來想想我們三個完全跟醫藥扯不上關係的人,這麼認真的在夢中討論醫療,覺得很莫名其妙(「這群人也太愛演了點,連在夢中都要嘎一角。」)。


  • 解夢大師觀點:

    可能是最近阿嬤又開始狂打電話催我一定要把中藥吃完,因此十分擔心萬一過年的時候讓她發現其實我都沒在吃,我一定會被阿嬤唸整個年假,而且阿嬤會對我的身材異常的失望。加上最近真的在動腦期,所以才可能有這樣的combination。

 

前天我夢到我準備要到一個教室上課,結果走進去以後,我發現我們集團某位副總(不是敝公司)正在開導一位想離職的新進人員,新進人員的媽媽也坐在教室裡,大家臉色都很凝重。結果我好像滔滔不絕地講了很多人生大道理,勸那位新進人員不要輕易被挫折打敗、或是被工作量擊垮。新進人員說:「其實我還蠻想跟我媽媽一起吃晚餐的。」我跟她說:「你就住家裡,應該不是很難才對。」然後新進人員就哭了,跑出教室。她媽媽就在旁邊罵她說:「傻孩子,妳哭什麼?」那位副總也跟著跑出去,只留我跟她媽媽在那邊四目相交。

  • 解夢大師觀點:

    感覺這整個在反映某些最近在生活周遭發生的事。究竟軟弱的是誰?是那位新進員工呢?還是我自己?處理別人的問題好像隨時都可以說出一番人生大道理,但若是問題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有千百種不同的價值觀會牽絆著自己。後來想想,其實住家裡也未必就很容易跟家人吃飯的,我勸她的理由終究是站不住腳。

    跑出那個教室的人,是那位看起來初出社會的小女生、還是我?

 

前天我還夢到我去家樂福找水果阿姨切水果吃,結果低頭一看,卻看到阿姨不是在切水果,她在切滷味!好想要阻止她喔,我在心裡一直吶喊:我是要水果、不是滷味啦阿姨~可是又很怕阿姨生氣。所以後來我就傻傻的拿了一包滷味上樓了。

  • 解夢大師觀點:

    根據整個夢境來看,完全就是出於黃菲比最近太緊張了。我不否認每次去看阿姨切水果的時候,都會覺得她動作有點太慢了,加上隔壁賣滷味的部門也一直在出錯,所以這兩天可能因此身心大受干擾。不懂ㄟ,我幹嘛為了這個擔心緊張阿!放輕鬆一點,沒有任何事情是十全十美的!

 

前天我還夢到(前天的夢境有點太豐富了,嘎戲嘎的太嚴重。)我跟一位我很重視的朋友和好了。我們一邊很開心的聊天一邊吃蘋果麵包(為何會是蘋果麵包?我也覺得有點納悶),還很幼稚的故意把蘋果麵包坐扁再吃。在夢中我們機哩刮啦的說了一堆,但是詳細內容已經沒什麼印象,只知道蘋果麵包好像一片接一片,怎麼吃都吃不完。

  • 解夢大師觀點:

    這大概是跟現實生活最直接相關的夢了。雖然夢境過於逼真,我連坐在蘋果麵包上面的噁心感覺都感應到了,但醒來就會發現,原來只是一場夢。椰子說,可能就到這裡了。那我想這場夢應該是很單純的出於一種思念吧。

 

其實每個夢境之間的轉場都好像還有一些小故事,可是太碎了,已經記不太清楚。下次記得再上來解夢!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