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2日

小油坑腿斷鼻涕狂灑之旅

 

 

 

 

 

 

 


 這是一趟艱辛的旅程....在這樣凜冽的天氣裡我們還可以這樣堅強的走上小油坑,已經是我自己覺得蠻佩服的事情了。因為現在雙腿有點癱瘓,加上鼻涕還一直在滾,所以遊記有點兒難寫,只覺得照片都很胖該反省了~(1/22 新增對話記錄)


簡單記錄幾個重點:

  • 週五士林夜市吃吃喝喝及溫泉旅館看鬼片:恐怖到大家都不敢關燈睡覺。
  • 週六上陽明山被風吹被雨淋+跟櫻花合照
  • 繼續上小油坑開始腿斷鼻水噴之行:最後因為懶得再拿衛生紙了,就只好用口罩擦鼻涕(我圖中的口罩)。但是因為雨很大,最後整個口罩也濕了,分不清究竟是鼻水還是雨水...(如下圖,大家都很狼狽,被風吹得都站不直,但還是要拍一下照片。噁心口罩照在臉上也管不著了....)
  • 對話記錄:

    小椰子:「總覺得這趟旅程少了些什麼?不覺得我們的組合好像少什麼嗎?」
    爆龍+逼撥:「有嗎?」
    小椰子:「瀟灑阿...」
    爆龍:「我覺得還好ㄟ...」

    小椰子:「DP有一點我還蠻欣賞的,就是對於人家隨口的抱怨他不會妄下評論。」
    逼撥:「怎麼說?」
    小椰子:「就是比方說我今天說『養狗真的很麻煩~』他不會硬要給一個結論或評斷是非,有些人會說『養狗就是要甘願阿』這樣的話。」
    爆龍在旁邊很激動的一直笑:「哈哈,那小椰子你不能跟我太熟,我聽到這種事情就是要一一反駁你的論點。」
    小椰子:「對啊,昨天我只是跟蔣宗翰說『我明天四點半要起床,六點要出門。』他就說『出來玩就是要甘願!』」

    蔣爆龍:「我知道你們都很討厭我啦,壞話講不完」
    黃嗶撥:「那我們來講講看蔣宗翰的優點好了。講義氣。」
    蔣宗翰:「你講講義氣是怎樣,怕我又攻擊你嗎?!」
    小椰子:「隨和。」
    黃嗶撥:「聰明,做事講求方法。」
    然後大家開始有點陷入沈思....
    小椰子:「身價高。」
    黃嗶撥:「會賺錢。」
    蔣爆龍:「我哪有會賺錢?又還沒開始賺。」
    黃嗶撥:「有。你感覺就是以後會想盡辦法賺很多錢的。」
    小椰子:「資源多」
    蔣爆龍:「幹,什麼意思阿」
    小椰子:「就是比方說我要哪張新專輯,跟你問就有啦。」
    蔣爆龍:「好利用就對了」
    小椰子:「忠厚老實」
    黃嗶撥:「你講這個我就不同意了。」
    蔣爆龍:「幹!(拿筷子丟我)才想說好不容易有一個我比較贊同的...」
    小椰子:「愛旅行」
    黃嗶撥:「好玩伴」
    小椰子:「愛狗」
    黃嗶撥:「愛冒險」
    小椰子:「愛美詩」.....
    黃嗶撥:「愛瀟灑」....

    在小油坑山坡上,因為雨天路滑,小椰子連續跌倒三次!!
    每次跌倒大家都笑個不停,小椰子自己笑最大聲。
    第三次的時候, 講暴龍說:「你看黃逼撥都不會跌倒~」
    小椰子說:「為什麼?逼撥你鞋底借我看一下~」
    黃逼撥抬起她的藍白耐吉。
    講暴龍說:「不是這個問題好不好,是因為黃婉如重心比較穩...」
    黃逼撥轉頭說:「靠背,你很愛講就對了」
    講暴龍說:「沒有...我是說因為你背包背在後面,重心是往後...」
    他正要說的時候,黃逼撥一個不留神也滑倒了~小椰子狂笑~~
    講暴龍說:「幹黃婉如你是故意的吧!!」

 

 
 
先這樣
 
有點難以思考現在,因為要去拉筋了~
 
大自然真偉大~!!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