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31日

深度訪談課題:對愛的信任

今天終於跟邱姓女童進行了深度訪談,忽然很想去考社工所。

有時候真的覺得婉婷跟我很像,我們都是即使有滿腹的痛苦委屈,也寧可選擇不說出來的人。而且可悲的是,有時候並不是不想說,而是不懂得怎麼表達、或是求助。

今天騎著機車,從五福商圈騎到文化中心,從廣東一街騎到籬仔內,原本預定要在咖啡館優雅進行的深度訪談,變成在機車上嘈雜的進行。但這樣也許對我們兩個都好,兩個不擅於面對溝通的人,也許不要面對面,會說的更完整。


中間我說了很多很多,關於分手的事情。這大概是他們第一次聽我這麼清楚的說我跟屁股人(就是劉員中,屁股人是他們對劉的暱稱)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說著說著,忽然覺得,其實我不只是在開導她們,關於情感,很多事情即使都過去了,也都還有很多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部分。

之所以要這麼神經病的跟她說我跟屁股人的事情,其實是因為希望他們了解,「分離」這樣的事情,乍看之下是負面的、讓人受傷的、受盡委屈的,但是在事過境遷以後,我們都會在新生活裡面找到比原本更好的事物,即使沒有,承受傷痛的經驗也會是寶貴的學習。

我用很白痴的方式說著,試著讓她懂又不至於讓氣氛太嚴肅、或深度太深而難以理解,但是最後還是飆出了一句:「你知道嗎?學習去面對害怕的事情,才能真的讓自己長大。」講完這句我就後悔了,太深了。這句話我連自己都還在體驗學習中...

騎到中正文化中心的時候,那裡好熱鬧,而且靠近我最熟悉的附中。她告訴我,有陣子她很討厭媽媽,覺得媽媽講電話的樣子很討厭(跟爸爸講電話的時候),而且媽媽好像變得只知道賺錢,都不用管他們了。

聽到這裡我心裡好痛好痛喔,覺得很心疼很難過,心疼阿姨這陣子的難熬,也心疼小孩子們長久以來的難過與不解。我跟她分享了一些阿姨這陣子的煎熬,也告訴她:其實爸爸跟媽媽要做這個決定都要很勇敢才行,你們都是他們最愛最愛的人,他們心裡一定也很掙扎,不是只有你們難過而已。但是感情很難勉強,就像我不能因為想讓我的朋友們覺得「我黃逼波看起來好幸福喔」,就強留屁股人在我身邊一樣,這樣我們兩個最後也一定都會好難過好難過的...

講到這裡她已經有點擦眼淚的嫌疑。我心裡也好難過。難道感情都是這麼的脆弱、不堪一擊嗎...實在很令人匪夷所思。也有點心疼,也許她的情緒更加複雜,畢竟要承認自己的爸媽沒有了感情,更需要一些面對的勇氣。

人生總還是要繼續往前的,我告訴邱姓女童,越害怕就越要去面對它,而且讓自己過得更好,也許這對你們四個人都有一些好的啟發。而且單親家庭並不可恥,不要連自己都看輕自己,不要連對爸媽的信任都消失了。對愛的信任,是一個完整的人必備的。

姊姊愛你們,雖然很多我講的東西我自己都還在懵懵懂懂得學習中,但這都是真心的分享,未來我們都會有很多挑戰要去面對和接受,我們要彼此扶持,要永遠都相信認真的付出和關心是對的,要永遠愛著自己的爸媽。至於姊姊我,會永遠都罩著你們,紅包年年有。窩哈哈~~

(但依照我們家的慣例是,出社會工作後就沒了,所以請珍惜+把握。非戰之罪,姊姊以過來人的角度奉勸你們。)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