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2日

阿嬤牌強心針

今天是大舅的生日,祝他生日快樂吃百二,兒子女兒都聽話。

昨天因為找房子,有感於貴松松的房租和看多了空洞而獨立的小房間,非常非常的想家,心魔又悄悄的浮上來。於是昨晚我又跟蔣爆龍在SKYPE上哭鬧,一直發瘋說「我要回家逛夜市~~~」。是個非常幼稚的典範。

今天早上一起床就打給阿嬤,沒想到阿嬤牌強心針很有效...


婉茹:「阿嬤~~~~你在幹嘛?」
阿嬤:「ㄟ,我在想妳阿。」靠,阿嬤越來越噁心了,但是聽了很想哭。
婉茹:「我也想你,我要回家~~~~~」
阿嬤:「你擱要變啦你?不要啦,你在台北啦!」
婉茹:「阿~~~~~租房子好貴喔!!」
阿嬤:「你回來高雄不好找這種工作阿,而且你看,你大學畢業阿卻什麼牌都沒有。」

所謂的「牌」,就是「執照」的意思,阿嬤的意思是說,我到現在連個什麼證照都沒有,英文檢定、記者證(在他們心目中記者是要有證照的)、汽車駕照(好吧,阿嬤連這個也算進去「牌」的範圍了),通通都沒有!

婉茹:「....我有考阿,我剛畢業的時候有跟留園中去考全民英檢,可是讀寫考90分,聽力考60分。所以沒過。」
阿嬤語重心長的說:「對啦...你的聽力真的不好...你再去看一下耳鼻喉科,可能是你小時候那塊大耳屎還卡在裡面,叫醫生幫妳清一清,再去考一次。」
婉茹:「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阿嬤:「你就好好考阿,工作再做一下啦」
婉茹:「想家怎麼辦。」
阿嬤:「想家就打給阿嬤阿!阿嬤也想妳回來阿,可是現在不要啦~妳阿姨就比較失望一點」
婉茹:「是喔...那我要打給阿姨跟阿姨說一下嗎?」
阿嬤:「不用啦,妳阿姨現在在練太極拳,練到全身肌肉都很結實。」

什麼啦,講到這裡來了。

婉茹:「恩。我知道了。」
阿嬤:「想煮飯的話,二舅家有個小電鍋沒在用,我叫他寄給你。」
婉茹:「好。」
阿嬤:「加油加油!想家就打給我!」語氣忽然變得很激昂!
婉茹:「賀,加油加油!」
阿嬤:「下禮拜那個外國郎,不要漏氣喔。」
婉茹:「賀!」
阿嬤:「阿趕快去考照啦,考起來放」
婉茹:「賀!」

阿嬤好可愛喔,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成功的話,我最要謝謝的是我阿嬤吧,她應該可以名列古今中外最佳阿嬤典範獎。她太懂得時勢潮流了,她整個非常了證照的重要性,不像我在那邊不疾不徐的,想說有就有、沒有就算了。她的鼓勵也總是暖呼嚕呼嚕的。

阿嬤以我為榮!我以阿嬤和阿嬤的笑話為榮!幹~阿嬤,謝謝你!

(圖為去年11月回家的時候拍的照片,我跟阿嬤。)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