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2日

他們教我的事


昨天凌晨五點多平躺在床上,那時其實腦中很清醒,一種鬧烘烘的平靜感,反而睡不著...

一整夜,腦中 不停響著 Suede 的 Beautiful ones。好像夢裡都是阿,所以睡醒時跟沒睡一樣,聽了一整晚的音樂。




【TOKYO!】


看完『TOKYO!』,想變成一把椅子。

不是為了展現「功能」,只是純粹覺得女主角的人生觀跟我的有點雷同。我的人生一向沒有什麼太大太美的夢想,能平平靜靜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覺得也就夠了,小小的幸福。

但我們也有雷同的壓力,就是當被別人說胸無大志的時候,又會小小的碎嘴。啐~


【條件】

拿到陳珊妮的CD,Play repeatedly,我喜歡這樣子把一張CD聽爛。

#2《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有一種奇妙的,關於年華的味道。

(其實好像整張專輯在我聽來都有那麼點)
你想要不變心的情人,還是永遠不老的青春?
你想要更偉大更不朽,還是一個瞬間成永恆?
你在期待命好使人廢,還是堅持厄運不服輸?

回憶再珍貴都有極限,未來多完美並未可知。
What...if... 誰都是自己問題的答案,誰也都是自己答案的問題。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就是對與錯的總合。

這回應我很多很多。

身邊很多朋友一個一個的,開始設定了很多條件來篩選想要的生活。

好比選對象的條件,包羅萬象 --距離的差距、身高的差距、學歷的差距、年齡的差距、工作領域的差距、想法的差距...

很佩服總是可以這麼理性分析的人。我一直不是很擅長這麼做,但我最近發現,我試圖在這麼做。然後,發現我越來越懦弱。

但。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對與錯的總合,犯錯失敗再重來的重複播放,那好像也未嘗不可。

那,

我還是想做那件我原本就想要做的事。


【成熟】

劉德華的演唱會,原本我只是就一個長久小歌迷的心態去完成我儀式性想完成的事。但是,出乎意料的喜歡。

巴克利瘋狂的叫著「趙二虎~~~」,走出小巨蛋,獎宗翰首度打破沈默公開承認:「好像比張學友的還好看。」喔,買尬,身為喜歡了他二十幾年的我來說,我最後是幾近掉淚離場有沒有這麼誇張。

最感動的是,劉德華一定知道這麼多人愛他的,可是他每一個橋段都還是被很精緻又很順暢的安排著。

他說:「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我會一直學習,讓你們驕傲的說:你們愛劉德華。」

「成熟」的狀態好像是無法被模仿或期望成為的,也許要等走過一段路,細數過程,與自己的對話才會發現。

我不要再半瓶水響叮噹。



【休學】

表妹很緊張的跟我說,表弟要休學,問我要怎麼辦、怎麼幫他。

我想了一下:「好阿。我支持他。」

他說他會自己負責、他說他找老師聊過了、他很確定他這休學一年的計畫方向。如果他都這麼說、這麼做了,為什麼不讓他去。

人生的路的確不只一條,十二年國教也不一定十二年內要唸完。但找人生方向卻是一輩子的事。轉個彎找一找,跟自己argue一下,想法好像會更清楚。

所以我有點不是很清楚,現在那些怕當兵的人到底在怕什麼屁股。



【思想】

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想阿其實。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