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9日

一種難以啟齒的男人病

昨天去吃飯,遠從美國來台探親的英豪哥也來了,身為香港裔的英豪哥,每當一出現,就會有幾個人很愛在他面前賣弄著廣東話。今天是老耿小姐。

於是,英豪哥就開始教老耿說起了廣東話。以桌上我們點的菜為例。

蝦餃。就是「哈搞」。

凍檸露。就是「懂領漏」。

魚翅餃。就是「魚翅搞」。


當時我嘴巴裡正在吃魚翅餃,我忽然轉頭跟身旁的王丁丁說:

「王丁丁,魚翅搞,聽起來好像一種病喔。『這位先生,你得了----魚....翅...睪...!』哈哈哈哈!」

然後我趴擦一個狂笑,嘴裡的魚翅餃就這樣噴在王丁丁的大腿內側

Kiwi:「很髒ㄟ!(雙關)這樣他真的有魚翅睪了!」


從此之後,只要講到王丁丁,我們都會說:「因為他有魚翅睪阿。」

我連這樣的事情都寫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