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7日

今天夜市都沒有人

01.

因為大家都跑去圓山圍城了嗎?

今天夜市真的很冷清。走道空空的,從來沒這麼涼快過。電視上偶爾播出新聞轉播圍城現場的聲音,讓身在夜市心情涼涼的我們,好不習慣。

天佑台灣。

02.

一陣子沒回高雄了,明天又要回家探望我可愛的家。

這次回去還想回去看看,下面這段影片中,在前面不斷重複「挖附中李一晃!」、「瞎瞇郎阿?」、「賣吵啦」的男人。



我們都叫他「鄒長」(台語的「組長」),他是泰屁的阿伯,也是附中的長青體育組長。疼愛妻小、脾氣暴躁、但對學生對學校的參與度,卻有無限的堅持。

今年他好像快退休了。

若不是因為人生生涯的即將轉彎,也許我們都沒有這麼容易察覺到,時光流逝的速度其實快得讓人幾乎無感。

想起高二的時候當班聯會主席,初生之犢的無畏,加上鄒長的情義相挺,每次走進體育組就有一種回家的感覺。他某種程度也快變成我阿伯了吧。

高師大附中永遠的體育組組長,真男人,流氓教師。這次回去要給他一個擁抱。


03.

昨天還聽著劉若英的《一輩子孤單》,心裡想說:嗯,這是我以後養老時絕對不可以聽的歌。

結果沒想到今天火山媽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為我安排了一場XX。為什麼是XX?請按連結自己看,我不想多提了。

總之,媽媽原本敲定在週六,做事一向很隨心所欲的人,我第一次看她如此的積極。

我告訴她,週六我要把時間留給高中同學。接著半個小時後她立刻回電:那週日好了?然後吃完飯順便叫他載你去車站。

幹,很會安排耶媽!總之。一切就這麼順理成章的被決定了下來。

不過感覺挺有趣的。高中同學幹哥都生孩子了...而我正要去相親。這時就越來越能感覺得到「人生的意義」了。



04.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其實這還是每天都在腦子裡打轉的問題。

不過從來沒有把答案想清楚過。



台北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