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日

把屋頂移開的遙控器

你座寫錯了


昨天去幫黃米至慶生,因為是七寶密謀,所以我們偷偷回家set一切,蛋糕、拉炮、禮物、壽星指定懲罰題目(為什麼當壽星還要被懲罰阿XD),就緒後就開始等待。

等待的這段時間也沒閒著,髒小龜因為週六一早還要到安親班當作文老師,所以我就幫她一起改班上五年級小學生的作文簿。

這一課上到的是,要小學生學習怎麼從時間和空間的循序推進去描述一件事情。

很多小朋友都會想到什麼說什麼(還會有斷氣困難的問題),比方說:「房間裡有球、有書包、有床,還有一個衣櫥,床上還有我的棉被和娃娃。我覺得很舒服。」但這一課就是要教他們怎麼由遠而近、由早至晚、或是由大到小的敘述一個場景或時空。

這是髒小龜邊改作文、邊跟我說的。

她講這些的時候,我一直不敢相信這是我風格辛辣骯髒又無惡不作的高中死黨髒小龜。

但這也是我認識的髒小龜,一件學問一旦引發她的興趣,她會用最棒的方式,說給全世界的人聽。

最好笑的部分在於,小朋友的創意真的是令人拍案叫絕。

這次的題目是:「我的城堡」其實就是要去介紹「我的房間」或「我的教室」。


菲比:「這個人寫,『我的城堡會移動』!好有想像力喔!」
小龜:『妳很容易滿足耶,那是因為我引導的時候跟他們說了「霍爾的移動城堡」啦。』

菲比:「ㄟ這個人寫說,他的房間一路走進來,有慌亂的士兵、有遍野的屍體、有隆隆的槍聲,以後他可能是科幻小說家。氣氛營造的很棒ㄟ。」
小龜:『哈,妳喜歡喔,那我這次給他九十分。』

原來老師給分數也是看心情的。

不過這讓我想到,以前小時候,我的確也開始學會為了寫而寫文。很多小朋友的確也是如此。用成語、用大家認定的美好事物、用課本上常看到的佳句範例。

不過這個科幻小說家,平鋪直述的口吻,沒有太過華麗的詞藻,但是畫面卻很自然的在腦中浮現。文字與畫面,虛虛實實的結合著。

不過也許我太嚴苛,練習佳句似乎是學習的路上必要的。我只是覺得,孩子需要多一點點自己的想像和推論。這樣寫出來的東西更真實。


這個小朋友也很酷:

原來那個遙控器是要把屋頂移開

前面他是在說他打完電動很累,想走進更裡面去休息,於是他發現房間的屋頂可以移開,讓他看星星。

很浪漫的設計。他應該知道看星星的興奮吧?


最讓我噴飯的是,一個小朋友寫:

「我有一個機器人,回家後你把東西毛給他,他就會幫你接住。」

我,思考了五秒,大笑!





是「丟」,不是「毛」阿同學!



阿阿,小朋友實在是太可愛啦。而且這個idea我真的有想過耶,我這個懶人來著的,我真的希望回家後東西亂丟就會有莫名物體幫我接住XD。

有錯字就要練習多寫幾次:


因為一定要寫「詞」,所以我竟然就把「舔你」寫進去了。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太恰當。



「毛」同學的那篇文章,我事後一看再看,覺得好有趣。總覺得,面對自己想要的東西,小朋友的描述能力,比我們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