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8日

相信,少許

週日的安息日聚會,是一部小電影的頭兒。


01.

今天張爸教我煮豆漿的秘技。

他說,豆漿一定都是從無糖開始煮,到要喝了才加糖。而且邊煮一定要邊喇,開始放糖後,更要喇到關火。因為如果放著不管,糖會被煮焦ㄉ一ㄠˊ在鍋底,然後就會有焦味,會浮出一塊一塊黑黑的---變成「焦糖豆漿」。

他會有這一番教學,是因為我今天喇到一半就去幫忙洗草莓,所以今天的豆漿焦掉了。

我問張爸:「如果我今天是賣豆漿的,是不是這鍋都報銷了....欸,那為什麼內湖來來豆漿喝起來都有焦味?他們也沒煮好嗎?可是很好喝ㄟ。」

豪邁的張爸大概的說了類似以下的話:

「煮東西就是這樣,沒有標準的啦,就看你想煮出什麼來。就像胡椒餅,也是表面有些焦焦的才好吃嘛。所以妳想煮焦一點、覺得這樣好喝,那就設個時間,讓它焦焦的也可以阿,有焦塊再濾掉就可以啦~」

張爸說得隨性。

我想起阿嬤每次煮菜,也是像張爸的隨性那般,自在的用手抓起鹽巴,就往鍋子裡灑。問她要加多少?因為我要做筆記,阿嬤笑笑的說:「忘了ㄟ,大概就這樣幾圈吧^^」(阿嬤也是正妹,要用「^^」作結)

因為是handmade,世界上也許不會有兩鍋豆漿品質是一模一樣的。因為不會有所謂標準作法,自己想煮出什麼樣的味道,很重要。

我想煮出什麼樣的味道?還是我只是follow筆記本就好了呢?



02.

今天,傷心,少許。

無意間哼著《家庭能永遠在一起》,得到了一些安慰。

我有一個世上家庭,多麼美滿溫馨,我希望永遠與他們分享我的生命。
藉著天父永恆救恩計畫,家庭能在一起。
我希望與家人永遠相聚,那條道路主已經說明,那道路主已經說明。
 
趁我還年輕的時候,我應謹慎準備,以便能在神的聖殿內結永恆婚姻。
藉著天父永恆救恩計畫,家庭能在一起。
我希望與家人永遠相聚,那條道路主已經說明,那道路主已經說明。



教會常常唱詩歌,這幾乎是我最喜歡的一首,特別是曲子。

不是基督徒的人,也許很難感受從詩歌而來的感動。我過去也曾這麼想的。但當我第一次聽到它的時候,我就開始相信:無論音樂或宗教的界線為何,有些歌一聽妳就知道------

It's born to be my song!One of my songs!!

還未哼唱一百遍,已經找到了復原的力量,少許。




03.

今天窩在家看了一部04年的電影《Little Black Book (劈腿排行榜)》,我猜當時應該剛在流行Palm,所以是以黑莓機的Palm為主題的情節。女主角為了了解男友過去的戀情,翻出了他的Palm,找到前女友們,然後一一調查訪談。

裡面有個前女友的角色,Joyce,滿臉雀斑卻極度可愛。她的自在輕鬆卻不失分寸、率性坦白卻體貼依然,讓妳馬上可以懂女主角的掙扎,因為她是連女生都會喜歡跟她相處的那種。

這樣的自在像個鄰家女孩,卻閃爍著亮眼的光芒。


總之,妳可以想像為什麼以前會有人說「她像是春天一樣」,因為她真的是。


而冬天女孩卻總是羨慕春天女孩臉上那不用刻意就如沐春風的笑,忘記自己也可以帶給人在冷冷的冬夜喝一碗熱豆漿的美好感覺。


應該有吧。



Move o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