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4日

塔羅牌

「算命」這件事,一直以來都不是我最依賴的人生依歸。但我相信任何事情的發展自有上帝的安排,不管算命結果有沒有他的道理在,事情還是會很完美地跟著上帝的藍圖進行。所以我所想的與上帝想的,即使相為衝突,難免失落但還是願意接受。因為,ㄟ上帝,我真的超相信祢的,用我的自由意志相信。所以我不畏懼算命。

即使算命曾經精準地算出一段我曾經很信任的感情,會在何時&如何結束。


那次是用塔羅牌,從大學以來我前前後後算塔羅牌三次,多半都是因為一點點的塔羅牌的神秘感與親友推薦而嘗試。不敢說是不是真的很神準,因為未來這種東西是飄飄渺渺的,幾個輕描淡寫的文字排列組合,符合你現在的期待就是準,不符合便半信半疑。記得我的第一次塔羅牌經驗是算事業,那時我在考慮畢業後該繼續讀書還是工作,當時的結果並沒有特別使我興奮,因為塔羅牌的建議與我本身的計畫相近,只能說有「喔耶,沒有被質疑~~~」這樣的放鬆。

第二次是公司主管Joe幫我算的,算命當時是一月,他預言我三個月內會跟男友有激烈爭執,原因與現況也都非常清楚的說明。但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黃逼撥自以為當時跟男友感情穩定,所以聽完了以後覺得蠻好笑,Joe 看我看得很開也時常以此為樂,每當我工作時在一旁開心瘋狂的時候,他就會說:「對於一個四月就要分手的人來說,你這樣算是蠻開朗的。」哇哈哈,當時的反應也是哇哈哈,連前男友聽到也覺得哇哈哈的好笑。但誰知道呢,四月一日起事情就開始不對了,所有我好不容易找回來的信賴感頓時消失。愛神的動作也很快,四月八號就跟我say goodbye。短短一個禮拜,當我開始回想從一月開始的徵兆,我還真他媽想不起來。所以說,上帝阿,這是你計畫中的事情囉?好吧,那我先聽你一次。倒是Joe 也嚇得目瞪口呆,他大概也沒想到算塔羅牌可以算到「傑出案例」吧!

第三次就是上週,我又該死走進大會議室,跟Joe說再來算算看。Joe像個半仙一樣,加上原本他的外形就很適合捻根鬍鬚不停的搓動,眼前的感覺簡直就是受人尊敬與崇拜的算命仙。但依然是塔羅牌。

我說要算「感情」。Joe說,算感情幹嘛,如果是算前男友,我是不會幫你算的喔。我問說,一定要算「人」嗎?Joe (捻著鬍鬚)說,當然是不一定啦,但算人會比較精準,算運勢的話,就都是一些狗屁模擬兩可的話。好吧,但我現在也沒有什麼特定的對象,也不知道要算誰好,所以我想了一下,當Joe說:「準備好了沒?」的時候,我心裡開始默念了某人的名字,然後再最專心的時候喊停。Joe開始用他熟悉的方式掐牌。

到這一刻,心裡其實沒有太大的期待,期待算出什麼驚人的事實。也沒有因為前車之鑑而打算非常信任接下來Joe要說的,但我開始先幫Joe譜了詞,非常希望等等一切如我寫的腳本進行...

Action!開始了,Joe有點驚訝他看到的。然後他理性的跟我說整個結果。

聽完了以後,我有點失望。我開始懷疑[算命],其實是一場人與老天的角力爭奪戰。我們都沒有力氣改變什麼,我相信老天也是,生命照著他的週期穩定的往前,所有的情緒的高高低低只是受限於我們對於現實的茍同程度的影響所致。那麼,其實算命的當下,不是在算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算命只是幫你排除掉所有自己的質疑,讓你更加清楚現在你所計畫的是什麼而已。如果除了我以外的演員與場景都一定會照著塔羅牌的預言發生,那麼這次我得更堅定自己的原則。又或者是再來禱告某些事情能免則免,四兩撥千金的好好活下去。

誇張。

不過,這倒是很有趣的一件事,黃bibo的人生是有那麼一點想因為誇張而活的。那,且讓我們來觀察到10月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