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3日

從幹字連篇的婚禮發現--愛與信心

這篇將會幹字連篇...

因為我的高中同學「幹哥」終於完婚了!

之前已經在「2006年,馮卓幹又回來了!」這篇文章中介紹過幹哥這個傳奇人物,順便提到他的婚訊,在過了近一年後,幹哥終於完婚並把一個好女孩娶回家當媳婦!

原本以為台北場大概只有我落寞一人參加,沒想到時光荏苒阿,在台北當兵的宗憫、在台北當科技大亨的趙阿強、在新竹工作的蔣爆龍、在桃園戀愛的小龜&宗德、以及在桃園工作但跟宗憫愛情長跑多年的小妮子都來了!

過去的我真的很不愛參加同學會,有點在逃避那種要從有點陌生踏入熟絡的感覺,有點不太喜歡大家討論或詢問我這些年發生的事,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變得很願意去面對了,雖然一開始還是因為不太習慣而有點脫稿過high演出,但感覺是很開心的。

因為幹哥的暱稱很不雅,在去婚禮前他就跟我們千交代萬交代:來教會時,千萬不要叫我「幹哥」。其實這真的很為難我們,我跟宗憫在MSN上討論該叫幹哥什麼的時候,也相當傷腦筋:
宗憫:
我好怕 婚禮當天 忍不住叫他幹哥
菲比:
我一定會ㄟ...
宗憫:
幹哥 今天有跟我說 當天不要 幹來幹去的
菲比:
不行喔 真的假的 幹(馬上就幹了)
宗憫:
不行 他說 在教堂不可以
菲比:
可是叫卓健,我會想兔ㄟ ....唉 有點為難 可能最近要練習一下叫卓健
宗憫:
對阿 哈哈哈哈
菲比:
馮卓健又回來了(幹哥之前被中國時報報導的標題) 我覺得叫全名有比較容易一點
宗憫:
可是 很彆扭喔  阿,叫英文名字 吉米逢
菲比:
幹 這樣我會想校ㄟ 唉呦 我連隨便講句話都會有幹 那天只能說恭喜吧
宗憫:
鉿 隊阿 我依定會較幹哥的啦.....算了!我不去了啦!

宗憫最後雖然祭出大絕招--不去,但其實當天最聽話的還是他,真的都叫Jimmy,超乖的。雖然我也在家練習了很久:卓健、卓健,但我當天一到現場就因為太興奮而大叫了「幹哥~~」結果就被大家以奇異的眼光看了一下...

參加自己同學的婚禮,總是會有時光錯亂的感覺。特別是幹哥這樣一個特殊的背景--腦性麻痺患者、還在唸書、沒有固定工作和收入---也順利的完婚了,更是讓我百感交集,更嚴格的來說是充滿疑惑---為什麼你一定要現在結婚?現在不會太早嗎?

但是我很高興可以出席這次的婚禮,因為在這場婚禮中,我找到了答案。

幹哥說,當他到新娘家向新娘單親的媽媽提出結婚的請求時,她媽媽只說了一句:「你還在唸書耶!」他知道自己還在唸書,也知道自己沒有穩定的經濟能力,可是他知道這是他要做的事。

為什麼?

幹哥的媽媽在致詞中說了答案:

「很多人都質疑過我們這樣的問題,覺得為什麼這麼早婚?但是,我知道,那是因為卓健有『承擔責任』的能力,這不僅僅是相信主會給他最好的,也是因為他願意承擔責任;否則,多年後,等卓健有錢了,但還是可能因為沒有承擔責任的心而不想結婚。」

承擔責任的能力。這幾個字落在我們這些年輕人的心裡,有很大很大的echo。

幹哥在最後的感言中說,他一直都覺得佩伶(他太太)很有勇氣,嫁給他這樣一個人,不是他沒有自信,相反的他知道自己哪裡好、能給佩伶多少愛,只是在外界的眼光來看,不管是外在、身體狀況、或經濟能力,幹哥似乎都不算好。另一方面,他覺得他的丈母娘更有勇氣,願意把女兒嫁給他。他相信,這些勇氣,是來自於「愛」與「信心」

我很喜歡幹哥的致詞,那些「愛」與「信心」,看似平凡,卻很無價。兩個人在一起,不就是需要「愛」與「信心」嗎?如果有了,那似乎其他的都是次要且可解決的問題了。

在這場婚禮中,幹哥好像又教了我一課:如何愛人



幹哥的結婚相片在這裡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