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6日

關於《愛情青紅燈》的青春回憶

這是一本...交友雜誌。已經在2005年2月停刊了。

其實我小時候並沒有這麼「早熟」的,也不是會帶黃色雜誌進廁所的,更不是每天想要交新朋友的人。可是有一陣子,當我知道了一個「可以認識除了同學之外的人」的管道,簡直像是開了另一扇我人生的窗,它,就是《愛情青紅燈》。

(圖片引用自:Blog Po總裁潑的部落格

我去Google了一下《愛情青紅燈》,我發現,許多人都用「青春」這兩個字來描述他們當時與這本雜誌接觸時的心情。甚至還有阿兵哥表示,《愛情青紅燈》是當兵時大家的最愛,沒有女友的來信,起碼也要有筆友的來信

這與時下大家流行用MSN把妹、或用簡訊傳情相較,真的,是添了幾分「青春」的味道。(微笑奔跑貌)

我推算了一下年齡,如果這本雜誌以當兵的男人為主要的消費群,那也約莫是20出頭歲數,回頭想想我當時接觸到這本雜誌的年紀---國一,13歲,那還真的有點太早熟了!

那時候,是我的鄰居王X珊介紹我看的,她跟我同年。看吧,其實不只我早熟阿,這也證實了黃菲比我走到哪都有這樣的狐朋狗友ㄟ。

總之她那時候興奮的拿給我看,前面總是會有一些專題,或是藝人的介紹,談談藝人的感情生活世界等等,當時那是看得最入神的單元。但比起現在的蘋果日報或大家談論藝人的角度,我想當時的民風真的還真是純樸。

總之,我們都會一起翻前面的專題,有時候一起算算星座,然後,就進入了最刺激的部分---找筆友!

記得雜誌的後面總是有一格一個很像畢業冊大頭照的方塊,上面是一個一個的「人」,包括他/她的名字、年齡、學校、地址、興趣...等等。我們總會在裡面細細品嚐每個人的身家背景,或是挑剔一下對方的姓名或長相。可是都沒有人有膽去寫信,真的交個筆友來試試。

我問王X珊:「阿你都看這麼久了幹嘛不寫?」
她說:『會被我媽揍ㄟ。』
我說:「交朋友而已ㄟ,寫信而已阿,你可以把信寄來我家我幫你收。」
她說:『不要,要寫你自己寫。』

呵,到底是誰介紹誰看的,阿明明就是妳介紹我看的,現在到底是誰太清純?但她這一講,我竟然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就開始認真的挑了起來。

後來挑了個女的,住在台南,就讀鳳和中學,大我一至兩歲。姓名...我已經忘記了。

(我後來想想這個身家背景,跟張奇威實在太像了!張奇威也是大我一兩歲、住台南,當時也是就讀嚴格出了名、聽說每天打小孩的鳳和中學!但我想應該是沒這麼巧的事。)

王X珊問:『為什麼挑女生?』
我說:「這個人看起來比較單純。」
王X珊問:『筆友就是要交男的阿。』
我說:「吼,我阿媽會看我的信ㄟ,萬一他在信裡面講黃色笑話怎麼辦?」

這真的是兩個小學剛畢業的女生的對話。不要再說我早熟,我就說我從小對性的認知就有些問題

總之,我真的認真的寄信給這個台南鳳和女。第一封信竟然也可以寫到兩張這麼長!我好厲害!截至那一刻為止,「交筆友」這件事對我來說都只像寫作文或寫日記那樣愉快。寫好信後,我煞有其事的貼了郵票、寄出去以後,就開始了我漫長的等待。

說真的,也沒有很漫長,我很快就收到對方的回信。我想真的有花錢買版面的人,應該是非常期待來信的,所以連回信也特別的快!從回信看來她並沒有因為我是女的這回事就比較冷淡,她告訴了我許多她在台南的一切,包括她上學的事、她吃的東西等等...

因為還算愉快,我們開始了這一段魚雁往返的筆友旅程。

時間約莫維持了幾個月還是多久我已經忘了,後來我因為學業開始繁忙,我就開始疏於聯絡了,自然而然的,就結束了這段來往。

結束了,對我來說其實沒有太大的感覺(天哪,這段看起來像是在講分手。)。但「我交過筆友」這件事卻在我心中留下無法抹滅的痕跡(天哪,這更像臭男人分手時說:「交過E奶妹是我這一生最雄偉的戰績。」)。

也因為這樣,我對《愛情青紅燈》這本雜誌一直有著一種莫名的歸屬感。永遠都忘不了那一格一格的小方塊裡,藏著許多令我們興奮難忘的事。哈哈,這跟現在的交友網站,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還更增添了一點....

...............................「青春」的味道!!


(再次奔跑貌)


【延伸閱讀】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