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4日

我(們)需要一個懂得鼓勵的國家

今天的主題是:我需要一個懂得鼓勵的國家。應該要說「我們」,比較有氣勢、宏觀些,可是,因為我想也許不是大家都這麼認為,所以還是小小的括了個號「(們)」。

最近又到了台灣人眾所矚目的選戰熱潮。不,應該是說台灣人一年四季都重視選戰,只是嚴重與稍微嚴重的程度之差而已。現在看起來,氣氛應該還沒醞釀到「很熱」,但媒體的報導倒是已經開始生火準備熱炒了。

回想過去幾年,選戰結果出來的當天,總是有一種「悲戚交加」或「歡欣鼓舞」之感。「歡欣鼓舞」ㄟ,國慶日都沒有這麼嗨。「悲戚交加」ㄟ,又不是國難台灣要垮了。當晚可能飆車族一堆,阿媽叫我小心都不要出門,但隔天還是要起個大早上學上班的。

但,這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藍」的當選就等同於「國家完了,因為他們會跟中共相好。」?為什麼「綠」的當選,就等同於「國家完了,因為中共會打過來~~」?

台灣已經變得得用1/2命運論來斷定未來這樣的脆弱了。

你對台灣有信心嗎?無論藍綠哪一邊當選了,如果有信心讓自己在台灣也過得好,會有這樣的命運論嗎...

當我看到連候選人都是用命運論煽動選民,總是覺得---,有沒有看過商業週刊第974期的專題【正面思考的威力】阿!?只會恐嚇人的是強盜,真正能幫人建構未來藍圖、進而激發鼓舞力量的人,才是好的領導者。

這些年的工作生活中,我很珍惜兩種經驗:一種是指出我的缺點給我的建言,並且給我改進的方向,因為那很寶貴;一種是給我未來的藍圖,相信公關可以影響很多人、相信用網路也可以感動人、相信自己的小小力量其實可以擴大擴大擴大,去影響更多的人,因為那是「想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動力。

說真的,這些遠比業績數字、每個案子賺的fee的記憶度,都來得更加深刻。

電視上那些西裝筆挺的人,善於指出缺點卻沒有把「建言」這件事做完,只是把別人罵得狗血淋頭,然後小心的防著別人也這麼說他。至於「鼓勵」或「藍圖」,不是沒有,其實還是有些人有的(但「清流」的定義現在也相當的模糊就是了),但卻常常被報得小心翼翼,或是報導完後,再來個敵軍的回馬槍訪問,攻他一刀。

嗯嗯,我默默的稱這是「回馬槍」,感覺是媒體口中用來證明「平衡報導」的工具。

真的平衡嗎...?

這可能要談到媒體文化與政治的角力。但是這樣的話題,especially in TW,恐怕不是一篇文章可以講完。(可能半篇啦,「看他是哪一台或哪一報,再來看平不平衡」)

只是民眾的耳朵,也許都被媒體慣壞了,再也聽不進「鼓勵」的聲音。

現在能鼓勵人的,似乎就是---王建民。但王建民不能來當總統阿~~怎麼這些要準備當總統、或四年、八年後也可能選總統的人,卻一點也說不出「鼓勵」的味道?

台灣哪有這麼糟。誰說出國比賽才叫好呢?你家巷口的麵店能賣得這麼好,絕對也有他可以挖掘的故事,但----

你想挖嗎?


台灣很需要鼓勵的。但如果沒有我們的肯定,台灣的「好」恐怕會什麼都不是。




幹,可是我這篇現在也是在講台灣的不好阿!靠邀!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