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7日

菲比隨筆@人生中的運鏡

01.

最近看「奉達熙」(三句不離奉達熙),看得很入迷。遇到醫學名詞會去查意思,好看的片段還會重看一次。

我看的版本是簡體字字幕,裡面提到一些醫學專有名詞都是用英文,什麼Porpela、embolism、Rectal Exam,這類的字一出來,雖然會有韓文的專有名詞解釋,但還是看不懂,所以就要自己去查Google,以便讓自己更融入劇情。

我真的是電視兒童阿,加上網路的發達,我整個有「大電視」到。


02.

可是我最近不愛看家裡的電視,畫面已經越來越花了,可以用「慘白」來形容。所以那天連羅志祥在訪問誰,我都看不出來了!

我一邊擦乳液、一邊瞇眼睛問:「Kiwi,小豬現在是在訪問誰?」
Kiwi懶懶趴在沙發上:「看不出來ㄟ,我剛剛猜了好久,他訪問裡也沒有講」

就這樣,我們就轉台了。看美食節目就更可怕了,主持人說有多好吃多好吃,我怎麼看盤子裡都是一片白。

03.

奉達熙的「運鏡」,是我覺得在韓劇中算是處理得比較精緻的。可能拍醫院的戲都必須兼顧到:氣勢、緊湊性,所以在運鏡上會處理得較為細緻,才能拍出「醫院」中爾虞我詐、又危急的感覺。

有時候不能有太多破碎的鏡頭,需要一鏡到底的時候,演員的功力就很重要。我常幻想如果我是現場工作人員和演員,要怎麼cue他們即時到位?或是如何在一進一出中,拍出鏡頭中的「默契」?那應該是很有趣的事。

人生中關於鏡頭的處理,常常也是這樣。如果沒有太多的轉折、歇息的地方,如果沒有剪接師幫我們處理那冗長的鏡頭,那麼在生命中的每一刻,我們這些演員都要把神經繃緊的在其中表現的恰如其份。什麼時候該進、什麼時候該退,都得自己掌握好,自己cue好自己的走位。

聽起來有點累人,但人生之所以累人也是因為它夠冒險、夠精采。沒有人會管你怎麼走位,但走差了的時候,只有你自己最知道;我們總是身兼演員也身兼導演,自己導自己的戲。那麼,得夠清楚自己的腳本要怎麼走才行。

扯了這麼一大段,其實我只是忽然意識到:很多事情,承受的是自己,如人飲水,他人的意見只能做為參考,我必須聽從我心中那個最原始的腳本。然後做出對自己負責的決策。而不是對其他人負責...



04.

今天去教會,隔壁一個ABC男生用英文禱告,害我一直不專心想偷聽他講什麼。他敬拜唱歌的時候,還會自己加 Rap 和 R and B!超屌的。

05.

我好愛上帝。祂真的很厲害耶。祂會摸摸我的頭,教我什麼都不要擔心。

我也好愛靈糧堂,不是林良樂。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