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7日

今天是我上看27歲的生日

   
   

今天,2007年11月17日,是我26歲的生日。  → 原本想這麼寫的,但仔細一算,其實今天是正式「滿26歲」,向27歲邁進的起點...忽然覺得....

哇,為什麼「27」聽起來就這麼「成熟」阿!

感覺一旦四捨五入,我就邁入30了。不知不覺,竟然有想用30歲的心態寫這篇文。好ㄍㄟ掰。還是快調整回26歲的心態吧,因為在展望未來前,我想紀錄下這一年來很多值得紀錄的事。


為週年慶做準備


26歲,聽起來是一個很不重要的年紀。一般企業的週年慶,幾乎只有逢五逢十,才有大做活動的機會,那種「26年週年慶」,聽起來不知道怎的就很(公關人的職業病),好想把零頭去掉,或是直接快到30。

可是我想,每個逢五逢十的中間這幾年,是每個企業單位累積成果的過程。每個企業總是在這「非五非十」的階段裡,累積自己的成績、突破許多的瓶頸、創造許多的新紀錄,好在「逢五逢十」大慶祝的時候,能大聲的說出自己傲人的成果。

那麼,每一年都應該有些成長的。



How to feel oneself:其實我不低調

去年25歲,是典型「大做」的生日(詳情點連結收看)。今年靜悄悄的,沒了以前大家慣例會互相安排的驚喜,沒了慣例會有的禮物。這是在今年下半年大家慢慢改變了的習慣。

所以,我早在11月初就先book大家的時間,邀大家幫我慶生。

我驚覺:原來我心裡想要這樣

有人說天蠍座是個低調的星座,其實:我們真的外冷內熱到要爆炸!請不要相信你眼前時而低調的菲比!

因為過去我總會覺得,「沒有慶祝也沒關係呀,生日就是要快樂,每天都要快樂!那也不差生日這天。」或是「為了怕給大家負擔,還要大家想驚喜,那那天乾脆請假回高雄。」

我不懂你ㄟ黃菲比,為什麼貼心了364天,到生日這天我還要這麼貼心阿真靠邀哩。那就像我上面的照片一樣...笑得很僵硬,雖然當下是蠻快樂的,但我感覺得到:那是僵硬

總之剎那間我驚覺:其實我骨子裡就是他媽的喜歡有驚喜、收到滿滿的祝福、跟大家一起熱鬧、一起亂乾杯祝福自己和所有的大家都快樂!

那既然怕大家不幫我慶祝,我乾脆自己邀大家!反正那天壽星最大,就是要當女王阿~

一ㄜˇ,驚覺之二:我其實心裡很想當女王耶。那為什麼我過去26年,都讓自己裝在小奴俾的衣服裡?不管是做什麼事情,都會用「小奴俾」的心態,去妥協、去自卑、去自我懷疑、去預先接受失敗。口口聲聲說要做自己,我真的做到了多少?

或是回到最原始的問題---

我真的清楚我的定位是什麼嗎?

人畢竟不是商品,但能找到最自在的展現自我的方式,我相信那是最好、也最不費力的定位。

所以,我那天看了凱洛的照片:How to feel oneself(不要失去自我)後,我找答案找了一段時間...

加上看了一本書《麻雀變鳳凰》--從基督教觀點聊聊女生心裡的一些雜訊聲音,書名看似無聊,實則一直不停的衝擊我原本既有的「假裝模式」--

再加上我約定了生日當天聚會時間的時候,我好像找到了一些線索...

很希望這樣的探索(discovery)能一直持續下去


30歲週年慶要幹嘛?

現在就想到30歲了...

嗯,沒錯,如果把人當作企業來思考,這是經營一個企業應該要思考的:五年內這家公司要到達什麼樣的規模?

25歲時,來不及這麼想。因為我一向不是個有方向的人。我聽到王丁丁說他以後想當「精子公關」的總經理時,我聽到我同學想當教授時,我聽到我的朋友準備出國留學並在美國攻讀博士、就業時...我心裡對他們真的很尊敬,因為我好像沒有「這樣」特殊的目標。

可是現在因為要面臨30歲了,難道就會靈光乍現嗎?

其實還是沒有。但我知道就快了,不管答案會是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那這段寫個鳥阿)


明天要幹嘛?

明天要先跟朋友去歡唱,唱到喉嚨破掉,然後去貓空喝茶補喉嚨,或基隆夜市補身體,接著回家看星光大道重播。



抽象的一切都變得清楚

神說:「你該看的,是永恆,而不是暫時的。」

這句話真的乍看之下是「ㄍㄟ掰界」的頭條,但,很多芝麻綠豆讓我們氣到流鼻血的事,說真的,十之八九,都是「暫時」而來不是嗎?

放下那些尚能忍耐的「暫時」,而可以看到「永恆」的時候,人變得小小的,心就變大了。

看起來像見鬼了,但真的就是這樣的感覺。有時候在困頓裡走不出來時,像鬼打牆;揮揮衣袖又好像看清了什麼。這不是見鬼嗎?年輕人不要不信邪阿!





此刻正是開始。也正式開始。

謝謝妳們與你們的祝福。還有你們對我的放心。這篇文章很亂,但很工整的放在我的心裡。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