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8日

如果明天她就死了...

繼上次回高雄遇到的家庭倫理大悲劇後,今天我接收到一個超級霹靂無敵急轉直下的劇情---我阿姨和我姨丈復合了....

去追究為什麼復合,可能是我們蕭家人 ( 疑?我明明姓黃) 該了解的,不太適合在這裡詳細的交代,但是後來我表弟與我分享,我的「如果明天就死掉」理論,竟然在其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而且還讓冷若冰霜的超酷表弟跟我分享內心的感動,這其中的欣慰卻是讓我心中澎湃不已。

澎湃啊。

關於這個理論...

我是有被害妄想症的人,年紀越大越明顯,以前大學的時候頂多只是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一些小小假想,但最近已經嚴重到連日常生活、走路、吃飯,都會有一些些的「妄想」。也許這已經不能叫做「被害妄想症」了...

例如:我只要經過高樓旁,就會盡量走到騎樓裡,因為我怕有人跳樓,我會被壓到;我如果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也會找一個車子不容易衝撞過來的位置,並且隨時準備好如果有車子衝撞過來,我可以逃的路線和姿勢;拿筆或拿筷子的時候,絕對不會對著自己的眼睛,避免有人從後面打我的頭插到眼睛....

總之,你可以說我怕死,但也可以說 我是如此的珍惜我的生命


所以,因為腦中常常浮現各種慘狀,我也會這麼擔心:「如果今天我就因為什麼意外走了,我到底還有什麼事情沒做的?」後來久而久之,在我每次遇到重大抉擇的時候,就會常常有這樣的問句:「如果今天我有什麼意外會死掉,我會不會做這件事?

因此,就這樣,這個理論其實陪了我很長一段時間,做任何決定,思考任何的事情。包括:今天就是想接吻,因為我怕今天會死掉;今天就是要跟朋友去吃火鍋,因為我怕今天會死掉;今天一定要跟Cathy分享某個觀念,因為我怕今天會死掉;今天一定要去穿新衣服,因為我怕....

總之,很多事情我是這樣倒過來思考我的人生的....



此理論之應用--以家庭倫理為例

沒想到,這個理論竟然也用在我的家人身上了...

表弟 (以下簡稱他為王力宏,他真的長得很像。)自從爸媽離婚後,就是一個宅男中的宅男,幾乎屬於自我放棄的程度,好一陣子我們沒聽到他的消息。因為我有點觸類旁通地了解跟這類宅男孩溝通的方式〈因為我自己也是宅女〉,那就是---跟力宏溝通一定要用MSN,應該比講話有fu!

我們就這樣偷偷的聯絡上了,沒跟其他的家人說,偶爾會告訴阿嬤力宏過得很好。那天,力宏告訴我他已經很久沒有跟家人說話,媽媽寫的信他也很久沒有回。

我說:「怎嚜可以這樣。」
力宏:「就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說:「如果媽媽明天就死掉了,你會不會後悔有什麼話還沒告訴她?」

說真的,我覺得這句話很殘忍。我以前只要一想到「媽媽死掉」,眼睛就會紅,雖然知道事情沒有發生,但心裡的驚嚇感總是會很明確的告訴自己:「那是一件我很害怕真的會發生的事,但只要不去提他,好像就不會發生了....,可是我說了,那怎麼辦?」

但我畢竟是有被害妄想症的人,在多年的訓練下,也慢慢的摸出熟悉的fu---我要學的是去面對、趕快做補救。因為我們都不希望事情突然的發生,然後徒留後悔的情緒。

所以我選擇這麼直接的告訴他---因為我不希望他以後後悔,那種陰影會可怕的緊。(很老派的說法--「的緊」)

後來,今天王力宏告訴我,他隔天就寫了一封又臭又長的信,給媽媽。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這封信改變了媽媽的想法,媽媽就做了決定,他們就復合了。


其實我在意的是...

其實我沒有很希望他們復合,他們的世界也許是過於複雜了,但我最在意的是---王力宏懂得如何表達自己的愛了。懂得如何去愛其實很愛他的人。

那是我今晚捶心肝開心到睡不著的事情。

加上最後王力宏又認真的跟我說「謝謝,你真的是好姐姐」的時候....

靠腰,我整個人要把燒起來了~~~~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王力宏說:「家裡多了一個人,真的蠻溫暖的。」

所以說,我仔細想想,這理論也是救了一個家庭耶。我現在只希望他們都開開心心的,不管未來還會如何變化,都要記得珍惜身邊的人、愛他們、對他們好。

特別是家人。



我的生死冊上現在記著:七級浮屠。


希望能活久一點,拜託。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