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8日

不期而遇

今天是要寫2008年7月17日的日記。

我覺得我再不寫日記,我慢慢快要對我的生活沒感覺了(誤:應該是「惹」)。以前信手拈來都可以亂寫,雖然都是一些老摳摳和老掉牙的老調,但起碼有一股氣在心中,三更半夜也要逼自己寫下來的熱血。

可是最近,大概是覺得要累積到「有有意義的東西」再寫,希望自己起碼對這個社會和這個人孫有點貢獻阿。

可是一旦這樣,加上生活一忙碌,我就真的回家連坐在電腦前像維納斯這樣深思之後,就還是一個字都沒有!

幹,為什麼人生一定要每分每秒都很有貢獻阿!?也還好吧,我以後應該不會去競選總統,如果是這樣我幹嘛活生生要把這個寫成我的自傳阿我。

好阿,我決定每天在blog寫日記,就算今天颱風天但竟然沒颱風假等人人會講的阿里不達---也要寫。



OK,那今天有什麼值得紀念的事呢?

對。越南。

這是今兒個的主題。


今天下班後,我跟凱倫、蘿拉一起到永吉路30巷覓食。永吉路30巷裡有很多好吃的,凱倫叫我推薦。我順口就說了:「板神牛排!阿~你想吃越南菜嗎?那鼎越豐有三家,我可以帶你們去最好吃的那家。

我就這樣很順的說出來,然後帶路。

我赫然發現:原來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一陣子,已經可以當「在地人」了。好久一段時間了,才能有這樣的自信吧?不,似乎不是時間的關係,而是熟悉度與安全感。

這就像以前,明明就已經跟高雄越來越不熟,但是人家問起我去高雄玩什麼的時候,我還是很得意但又很落伍的說:「西子灣阿!阿嬤的冰!渡輪!」這種八百年前的高雄人的玩法。

但是我很有自信柳~不要臉的狠。

可是現在,不會了,我會說「其實我...自己也跟高雄很不贖耶」(要說「贖」這個音)。我,究竟峱什麼呢?

有時候不小心會覺得:我在這裡多久了?我會在什麼時候離開?前往的下一個目的地是哪裡?那時候,我會捨得嗎?

因為我一直都是一個放不下舊事物的人,是一個膽小如婉茹的人,是一個沒有想像力的人。

特別是最近要做業務計畫,我們(被迫XD)得去想三到五年後的計畫,我們得給自己、和組員未來的藍圖,而這個藍圖不是寫寫作文就好(如果是寫寫作文還容一 些),而是真的。大概是因為精準策略行銷真的開了,我知道其實業務計畫都是真的會實現的,就跟拜拜、禱告一樣靈阿。所以,我怎麼能亂跟上天祈求呢?

任何的祈求與盼望,都變得格外小心翼翼。

可是,在我能說出三家鼎越豐為什麼不同的那一瞬間,我忽然覺得:其實不管未來會怎麼改變,不然我身邊會有誰,其實,人生就是一趟旅行阿。不用不捨、不用害怕離開或改變、不用逃避,因為這就像從這一個國家旅行到下一個國家,從這個城市旅行到下一個城市。

也許我現在處的這個城市,是一個案子、是一個職位、是一個客戶、是一家公司、是一個愛人、是一張單人床、是一個人生的階段,但是我隨時都可能,要移動到下個城市,然後入境隨俗。有時候,光是在兩個客戶之間處理不同的問題,就會忽然感覺自己從南半球飛到北半球,從早上八點變成晚上八點。


如果把人生看得就是幾十年這樣短,這些改變也許就不算什麼了。我會感謝所有的不期而遇。



今天另外一件值得紀念的事,我差點跟台快大哥同一台電梯!!

但既然說差點,就是「沒有」的意思,媽的不然我一定緊張死了,連按電梯都會手滑吧。

順便優雅的問他:「你去幾勞?」




今天再另外一件值得思考的事情是,你那邊幾點?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