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0日

哪一個我?

以前上主管訓練課的時候,上到人格特質的傾向和管理風格。

那堂課的老師說,其實每個人也許白天和晚上,會有兩種不同的人格。就是所謂「八點前人格」和「八點後人格」,白天也許因為工作環境、或現實環境的要求,會呈現出不同的自己。

最近我越來越有這樣的感覺。好幾次我都驚訝:原來我也會是這樣的人。

愛生氣(是真的生氣)、愛怒吼(是真的怒吼)、愛碎念(很碎)、很猴急(跟趕火車一樣急)...

諸位朋友們,我不曉得我在你們面前是什麼模樣,但是說實在的,我從大學之後的人格,在我自我認知裡,離上述這些形容詞都遠的要命。

我原則上,自我認知裡的黃某我,是一個「消極」「小家子氣」的人。我很好強,可是奇妙的是,好強與前述兩項特質也並不衝突。(我後來也在這份工作中找到為什麼這些特質可以相容的原因)

那天我跟泰屁兒吃飯,聊到工作的事。


我知道,每次講到工作,我就一定要在心裡警惕自己:「不要又太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阿黃菲比」畢竟不是這麼多人都對我的工作成長或心得有興趣。我想也會有很多人是邊看著這個部落格邊說:「老生常談阿這傢伙」。

的確,太多同樣的感動我說了又說,說到最後都不感動了。

可是,你知道嗎?那真是我心裡最深的 悸動

那已經不是「成就感」三字了,就是悸動。每一次的悸動,大概都是來自於破碎:對自己想像的破碎

我想像中的我,總是在這個工作裡被打碎。然後我發現了另一個我。然後再被打碎另一部份的自己,那另一部份的真實身份又跑出來。

我得重建自我?不,其實比較像是,打破原來自己對自己的限制。那個買雞蛋只知道買十顆、走路永遠只走同一條的自己,不見了,忽然間你發現其實自己可以做得更多、可以想得更深。

最近公司有很多同事被Promote,大家的感言裡也許都是這樣的悸動,我想那些為什麼要被華稱做為「脫皮」,自然是有其原因的。

不過,也許褪下了工作的衣服,我還是可能買雞蛋只知道買十顆、走路只走同一條,就是八點後的人格。可是萬一路上遇到雞蛋破了、或半路施工,我知道該怎麼再繞路達到原來的目標了。

這,我有把握。


變得很有把握,好像也突破了原來的我的想像了。




我喜歡哪一個我?其實我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我想我是越來越喜歡現在的我。越來越喜歡。我希望是越來越、越來越,永遠不要停下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