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1日

茂伯為什麼是國寶?

01.

今天看完電影《囧男孩》,跟丁丁去永和豆漿吃個小宵夜(過八點都叫宵夜),聽到隔壁桌三個人也是剛從喜滿客影城出來,他們好像是看《海角七號》,聽到其中一個男生說:



ㄟ,那我問你們,為什麼茂伯說他是國寶阿?」







幹,我跟丁丁聽到這裡整個要翻桌了!你不知道茂伯為什麼是國寶?!你把你的電影票錢吐出來給我!




害我整個很想搬椅子去隔壁桌好好跟他說明一下阿~~



02.

這週末看了好多電影,把進電影院看的、電影台看的、DVD租的,算一算一共是...四部電影+一部影集。

尬的,現在我很確定可以在「興趣」或「嗜好」一欄寫上「seeing movie"s"」了,如果很難理解的話我可以直接寫「當宅女」了。

很好運氣的是,這幾部片都讓我印象深刻。特別是《我的左派老師(Half Nelson)》、《囧男孩(Orz Boys)》這兩部。我真的真的,好喜歡。


關於「改變」

《我的左派老師(Half Nelson)》中,歷史老師問,「什麼是歷史?」一個學生說:「Change?」

老師說:「對,歷史就是記錄一切改變的經過。那什麼是改變?」

他說:很多改變都是在兩種反作用力下相互抵抗造成的,也許會鬥爭很久,比方說我們看到的民權運動,但是當力氣大的那邊壓過力氣小那邊,情勢就會急轉直下。

我腦中想到很多,新聞的畫面,的確,改變是人為的,但是有改變是不是某種程度也象徵著,「生生不息」?這樣想,釋懷些?


我記得,以前我很討厭歷史課的。

可是不知道怎麼著,這位老師的說法,讓人覺得歷史跟我們並不遙遠。對壓,歷史就是在見證整個社會的改變。罷了。這位白人老師不停的與學生論辯,他要學生懂得什麼是「辯證」理論。我忽然覺得:要孩子成長,最好的方式是不把它當成孩子。

「什麼剝奪了我們的自由?」學校、白人、監獄,孩子們這樣說。可是,雖然我們討厭被剝奪自由,如討厭上學,但有時候也身處其中。老師說:「別忘了,每件事都是兩種反作用力造成的,你可以討厭他,但你還是那其中的一力。

抗爭並不代表要破壞規矩,即便生活並不公平,但還是有生存下去的價值。

如果單從他的教育方式來看,要當一個「大時代」的老師,似乎不是時代造成或教了多少人,而是觀點的建立,和影響了多少人。

我印象很深刻,那個老師說:「一輩子能影響一個學生就功德無量了」,這何嘗不是我們帶人時最大的盼望?好吧,這樣說可能有點遠了,但我想:「一輩子中能遇到一個影響你、對你發生正向力量的人,就真的功德無量了。」

我想在這個集團裡,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人。


其實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一個美國白人、長得挺帥、有想法、有魅力的男老師,要選擇到布魯克林區教書?他一邊掙扎一邊實現自己的理想;實現的同時又一邊掙扎著為什麼現實社會是如此。但是,只有在教學生的時候,他才覺得自己是正常的。那是他對夢想的面對方式,但好像也是逃避的方式。

唉壓壓,這真的是一部很棒的電影,很值得大家走進「東東影碟出租店」去租來看看。



至於囧男孩,是另一種「改變」,要孩子快樂,有時候是不要太早把他們丟到大人的價值觀和世界裡。

不過我發現大家童年真的都是可複製的,拜託,福利社真的就是這麼混亂耶、圖書館真的都是長那樣耶、銅像永遠都有鬼故事、一定會有暗戀的人、還有一個陰暗傳說中鬧鬼的地下室!

GOD!我們大家國小都念同一間嗎?!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