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0日

分手後的第三天---與松下面板和家電線記者共度

雖然還沒到第三天,但我想明天我應該是整個陷入媒體 follow-up call 的愁雲慘霧中,明天回家應該已經半夜不知幾點,故我還是先揣摩一下我的心情好了。

心情也可以揣摩呀,當然可以囉,你不知道坊間很多作家都是假借什麼什麼之名在賺錢嗎?


總之(To sum up),我想星期一的晚上我應該是在加班吧,正親切的有如客服小姐般的給媒體打follow-up call。說起來也是蠻悶的,以前Monica說做公關這麼忙沒辦法交男朋友,我都用強硬的姿態說「交男朋友哪是忙不忙來決定的呢?應該沒有關係吧。」但現在,我是說星期一晚上的我的現在,應該可以相信一點點了,畢竟六、七點下班的人,下了班可以跟喜歡的人去吃飯,而我卻要持續的與工作奮戰。

今天我還會遇到什麼事呢?一早來我就要把報紙看完,然後開始發狂的follow週五記者會的事情。其實做公關蠻有趣的,會遇到很多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情,雖然難免會遇到老色鬼,但也是挺有趣的人生。

怎辦,我發現用揣摩的方式有點空洞,那算了,等第四天吧。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