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20日

平衡

如果說今天阿姨的這通電話真的有什麼具體的價值,
我想她給了我一段值得珍藏的感情,
以及一段新的平衡關係。

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到的,但因為這通電話,我跟劉源忠再三溝通了這種處於尷尬與模糊地帶的感情處理的方式,有了部分共識以後,心裡也舒坦很多,並且更加珍惜一些隨著愛情而產生的親情與友情,這些情感其實是真正存在的,即使當愛已經逝去。

話說,阿姨跟劉源忠說,今天跟阿茹講電話的時候,她就是有點想哭。我的媽阿我的媽,我真的有一種上輩子她是我的媽的感覺。今天在電話裡因為聽到阿姨不時的斷斷續續的接著話,聲音又似乎哽在喉嚨裡,其實我也是已經快要噴淚了。

『你們年輕人的事呴...我呴...唉....(靜默)』
「唉呦,阿姨~你不要想太多啦,真的。你跟叔叔吃飽了嗎?」
『吃飽啦,阿你咧?』
「我等等才吃啦...那阿姨最近好不好阿?」
『還不錯啦...阿你咧?』
「我還好阿,都還OK啦。」
『呴..阿你是真的過的好呴?』
「對啊,真的啦,阿姨你不要想太多啦...」
『那你有空還是可以來我們家吃飯喔!』
「不太好啦...阿姨...」
『喔...唉...』糟了,我好像太老實。『那你有空還是可以打電話給我聊聊天啦~』
「好阿好阿,我會。」
『唉....阿你們就....就沒有緣份...怎麼會....』又開始靜默。
「嗯...阿姨,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沒關係啦。」快噴淚。我。
『好啦...那阿姨祝妳找到一個更好的喔!』
「好阿~」後來想想這個好阿,我答得不太有禮貌。

我想,應該是不會再打給阿姨了。
就像跟劉源忠說的,當他老婆有一天在家拖地,
結果接到我的卡片或電話,「喂,請問劉媽媽在嗎?」
她會怎麼辦呢?
她可能會說:「ㄟ,不好意思,我還沒生小孩ㄟ」
或者是說:「請問哪裡找呢?」
總之,是個打擾。

不過,感謝你很肯定的說:「但下次我媽再跟我說想妳,我也還是會告訴妳的。」
嗯,你家人對我的好,我黃某記得了。(但你的不好,黃某也不忘提醒自己的,呵。)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