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4日

My Own Future

這可是沉重的話題了,但我樂於承認它的沉重令人有些興奮。

以前我有很多夢想,例如去德國留學,都因為自己的感情而被牽絆住。回頭想想,有些事情倒也真不是一定得去做不可,但因為某種理由無法成行的時候,夢想就變得異常珍貴了。


其實夢想這種東西雖然珍貴,但去掉情感和期待的成分,有時候可能什麼都不是。我夢想可以擁有自己的家庭,擁有一個豪宅可以把阿媽和媽媽和阿姨和婉婷和子榮接來住,擁有一個曼妙的身材,擁有超人的智慧。有些東西看起來很豪華可觀,實際上當你擁有了,我想也沒有多開心。

人真的好奇怪,總是眼巴巴的為得不到的東西畫上五彩繽紛的顏色,然後擬定很多計畫來達成它。但在抓取的過程中,臉上的表情猙獰而孔武有力,轉一圈回來,很多事情其實已經在默默改變了。

最近常常考自己,說幾個平凡一點的夢想。這樣的用意並不是在自我安慰,也不是想反駁什麼,只是為了說出幾個不那麼夢想的夢想。

我希望可以每天在線上看到H,聽他用奇怪的方式與人溝通逗人笑,那是一種挺特別的溫柔。

我希望我可以不要吃膩粽子,因為冰箱裡還有很多顆。

我希望不要半夜做惡夢驚醒,因為半夜起床很孤單,全世界只有自己醒著。

我希望貴媄不要傷心。

我希望沐浴乳跟洗髮乳不要再這麼快用完。

嗯,其實還是有的,而且我每天都在希望,但是有也好,沒有也可以。對了,我希望吳X蘭跟李X正永遠都開開心心的,他們值得。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