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0日

曾經的脆弱

剛剛看了過去那些曾經用密碼鎖起來的脆弱,
那些不想在別人面前承認的難過,
覺得很感慨。

我曾經把很多很多的思念鎖在心裡,
心裡偷偷的擔心著,
如果有一天我喝醉了,
這些思念可能就再也鎖不住了。

但現在回頭看當時脆弱的那些字眼,
好像看到,那時候已經喝醉的自己蹲在路邊,
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潮,眼睛還泛著淚光,
一副「媽的老娘我真雖」的鳥樣....

我想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
「看吧,老娘我現在胖歸胖,也是活過來了。」
妳不要難過喔,妳知道妳以後會活得這麼好的。


雖然那些字讀起來,
每一個都像哭過一樣,
但也因為沾過眼淚,慢慢模糊掉了。

就像那些陌生的電話號碼,
也在一組組新朋友與老朋友的來電中,
慢慢的往前擠、然後沖散掉了。

失戀是一種很難得的經驗,
只有愛過和用心過的人才瞭解。
在走過去的過程中沒有感覺,
只是一旦跨過去以後,就會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神奇。

終於有那麼點體會轟轟烈烈女神陳培思所說的:
「沒有失戀過的人,不會體會到失戀的痛苦,
但也沒辦法體會到自己從失戀走出來的那種豁然開朗。」

一度想開放那些脆弱,
但現在想一想還是就先慢慢讓它向前推吧。
噓,這些已經不是秘密了,
是回憶。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