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0日

「正常」沒有標準

回家以後,喜歡看旅遊生活頻道,因為他精采可愛、生活化又不拖泥帶水的節目內容,讓我可以放鬆心情、又能把自己丟到一個完全不同於自己生活的異想世界裡。今天我看到一個節目,上網對照播出時間之後知道節目名稱是《極樂嘉年華》,介紹一些世界的宗教慶典和運動大會。之所以對它印象深刻,是因為我今天看到的主題是---侏儒的運動會

剛開始攝影師只採半身的採訪鏡頭,所以看上去似乎他們每個人都跟我們正常人一般,我沒多注意這到底是什麼節目內容。後來他們開始進行一些運動項目,包括100公尺賽跑、籃球、羽毛球、跳高、跳遠等等,我漸漸覺得好奇,對眼前的這些「小人物」們感到敬佩,也對自己的反應感到有些不解。


攝影師問其中一位女侏儒對於參加100公呎賽跑比賽的感想是什麼?女生說:「很神奇!大概是因為我們一向活在習慣別人比自己快的世界哩,但在這裡可以分出輸贏,很奇妙的感覺。」她臉上漾著笑容,我聽著她說這些話,很為她很開心。

很多球類運動的球場都比原來的規格要小,例如足球和羽毛球都縮短了球場的空間,但是籃球例外。籃球比賽中,他們還是採用一樣高的籃框,對於踩線的球員裁判也是會一點都不心軟的吹哨。跟我們正常人的球場一樣,場邊也有很多女生在為他們心儀的球員加油,她們也都是侏儒,但在這裡她們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正常」,她們也穿小可愛、無肩帶,髮型也與一般女孩子一樣追求時下的流行。

裁判說,場邊有很多的戀愛在上演著。球員彼此也在討論著哪個女孩很正,甚至一個女孩還親手把水拿給打球打得滿頭是汗的男友喝。這裡跟正常人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同,反而是正常人高度的裁判在這裡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看著這些畫面,我不禁會心一笑,也對自己初始的感覺感到羞愧。什麼叫做「正常」呢?我忽然覺得「正常」會不會其實就是一種多數暴力,西瓜偎大邊,比較多人的那一邊總是正常,少數人總是因為多少有點孤立無援而顯得「怪異」?

這樣的歸類方式的確難以避免,但我們卻很容易在多數的環境下生存久了,而有些自恃甚高,甚至忘記了自己原本在還未被歸類前,也跟這些少數的族群是一樣的人種、或一樣的族群。

誰都不該瞧不起任何人,菲比要提醒自己。哪怕只是一點點的睥睨、驕傲、多數認同,都不該有人被犧牲在多數暴力之中。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