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8日

這輩子就這樣了

關於減肥這件事,菲比總是有一些解不開的矛盾情結。

這幾天體重沒再掉了,我承認飲食上有點失控啦,但是一切莫名的「自責」情緒,在看完醫生後開始與本我起了內心爭戰。我忽然覺得「減肥」是多麼壓抑的一件事,不只壓抑食慾,其實自尊、信心、信賴也持續的在壓抑中慢慢消滅殆盡。


我不想因為太過於重視自己外在而失去了自己、失去了快樂,那看來再蠢不過。但還是得承認我在意努力後的成果。尤其,在孤注一擲或拿出破釜沉舟的決心的時候,我不禁質疑:一直在意著別人的眼光,但最 care 這件事的不就是我自己一個人嗎?

那,這件事最後的終點會是什麼?

我不想怪醫生說了什麼重話,無須猜測他的動機或策略。但在他說了重話之後,我有兩種反省:

  • 依賴成性,即使減重成功還是培養出卑微的性格

    減肥的人多半會有「依賴」的習慣,在有醫生、或藥物、或特殊減重法的「加持」之下,往往會因為這些外力而失去了原有的自制。換句話說就是「有恃無恐」。所以當有一天要抽掉這些加持的外力,會變得沒有自信、甚至有點卑微。所以醫生說的對,整個過程中其實最有效的不是他的藥,而是自制和意志。

  • 我想變瘦的動機到底是什麼?

    記得在一開始的時候,醫生問了大家減重的原因,他說:如果你只是想變得更漂亮、身材變得更好,那請你出去。(這位醫生是撂狠話的高手)

    剛開始我只是覺得「這觀念挺好的,減重應該是為了健康,但不否認我最希望的還是能穿得下我的褲子。」所以在半認同的狀況下開始進行。但現在我突然覺得,醫生這句話背後也許隱藏了一些動機是當初的我沒想過的:

    如果只是因為想要變漂亮、身材變好、獲得大家的肯定,那減肥這件事的壓力就會格外的驚人。因為它會影響到一個人的自信和對自己的認同感。因為說了半天我們都是在為第三者的眼光而努力。那很辛苦,也很殘忍。

說了很多,但也未必代表我就能馬上將自己導回健康的人格,但我很希望即使有一天沒有了醫生我還是可以持續的運動、持續實行節制這件事;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從頭到尾的過程我都是開心的,而且不是隨著大家的評價起舞,一邊對自己的價值感到質疑、一邊完成這不知道哪來的雞歪使命。

(為什麼我可以把減肥這件事講得這麼嚴肅...幹,等我瘦下來的話我要去出書,我要讓全天下的小胖子都開心的減肥,開心享受人生!!)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