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30日

南部人的傳奇--不只是城鄉差距

我是高雄人,來台北唸書即將邁向第四年,往返台北高雄兩地的經驗一多,便體驗到許多南北兩方的同學或家人,表現在語言上、對彼此根深蒂固的成見。...


這是以前大四寫的一篇Journal,跟老師分享有關於這方面的心得...


JOURNAL              廣電四  黃婉茹
92.10.23
                                                                               
【不只是城鄉差距】
                                                                               
我是高雄人,來台北唸書即將邁向第四年,往返台北高雄兩地的經驗一多,便體驗到許多南北兩方的同學或家人,表現在語言上、對彼此根深蒂固的成見。
                                                                               
有時候,「台北人」、「高雄人」或「○○人」等等已經不只是代表「你來自何方」,而是代表了兩種不同的價值觀(特別是用「中南部人」這樣的概括性字眼,似乎更是一種特殊文化的代名詞)。進一步從語言使用的背後探討其動機,似乎已不只是為了區分城市與鄉下、或是都市發展的程度(畢竟高雄也是一個城市),是不是因為它所在的位置和生活型態,而導致城市與鄉村真的形成各自了不同的文化?而當這兩種不同的文化檢視彼此的時候,是不是都憑藉各自的價值觀
而賦予對方或自己不同的評價呢?
                                                                               
「台北人真的很喜歡排隊耶。」每次與高中同學討論關於台北與高雄最不同的地方,總是少不了這一句。其實這一句是正面的,畢竟懂得排隊、守秩序,是一個好公民應有的表現。可是對於我們這群離鄉的遊子來說,一大群人亂烘烘的站在攤販前面大吼大叫地等著自己買的東西,也是一種熱情的人情味。因此,「排隊」雖然是好的表現,但是一旦套上「台北人」,它就多了一種嫌棄的感覺。
                                                                               
大選前,某些北部人會說「只有那些南部人才會選阿扁。」當他說「只有」這兩個字的時候,好像已經把「南部人」視為「他者」;正如同有些男人會說「只有女人才會化妝」,第二性角色明顯地被指出,會化妝難道形成了特殊文化不成?話說回來,那麼在台北投給阿扁的選民呢?於是他們會說:「那些在北部投給阿扁的人都搬去南部算了,方便南北分制阿。」
                                                                               
「你們這些台北人,走路很快耶。」這是我曾經大剌剌的向男友抱怨過的話,其實我大可以只說他走路步調太快了,可是由於對台北街頭人潮匆匆忙忙擁擠的印象太過深刻了,竟然就這樣幫住在台北的男友貼上標籤---或者是說,幫台北人貼了標籤。而從高雄上來看我的同學,也在跟我一起逛街時說過「你不愧是住在台北一段時間了,走路的速度都跟台北人一樣快了。」聽到這句話的我,竟然有些失落。
                                                                               
記得一個台北的朋友下南部跟我們一起到台南玩的時候,她驚訝的說:「ㄟ…南部也有GEORDANO(連鎖服飾店名)喔!」雖然這可能只是句玩笑話,但玩笑的背後似乎又讓「南部」兩字添了一些負面的想像。
                                                                               
我並不清楚究竟這樣的南北差異從何而來,我們在敘述一個人的身份的時候,若是加上了「南」或「北」,似乎已經把一種莫名的價值加在被敘述者身上,即使只是客觀的敘述。這究竟是聽者有意,或是這樣的差距的確已經形成了兩種文化,讓彼此的隔閡不只是因為泛政治化才呈現在眼前?
                                                                               
其實,一直覺得從小在台北長大的小孩有一種優越感。也許是因為台北資訊流通快、藝術文化也比其他縣市更蓬勃的發展(我有許多同學是來到台北之後,才開始接觸金馬影展這一類的訊息),或者是因為「首都情結」---當我住在一個資源豐富、備受矚目的城市時,優越感便油然而生。
                                                                               
我來到台北以後,也一度感受到這樣的優越感。特別是我的婆婆媽媽們,每當我放假回鄉,他們總是會跟鄰居「特別」交代一下:「婉茹剛從台北回來啦~」又例如我的阿姨,當他們一家人從桃園舅舅家回高雄,她們習慣說「前幾天我們去台北玩…」或許對我們來說,台北、桃園、新竹…,總之就是在那個冬天冷冷的北部,有很多好吃好玩的,因為久久才能去一次,感覺好像小時候畢業旅行去總統府一樣興奮。雖然現在總統府對我來說,只要機車一騎,隨時都可以看到的建築物。
                                                                               
然而,寫這篇文章的我,自認並不是一個自卑的南部人,我深愛這片家鄉、這片土地,當然包括我住了快四年的台北。不過難以否認的是,可能是因為面對台北人的優越感,或者是說面對我自己短暫的、假想的優越感時,所謂的「台北人性格」,在我們的嘴裡就像是一種專有名詞一樣---當我們一群南部同學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南部人」成了主體,反倒將「台北人」變成客體、他者了?
                                                                               
實在不願意將這樣的話題與政治扯上關係,因為我相信不同個性、不同文化的族群一旦接觸,總是會擦出不同的火花,那些經驗多半是令人激賞、難忘、令人成長的。可是當有人說「飛龍在天?不是南部人才會看的電視劇嗎?」這,我就無法苟同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