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0日

只是一個紀錄

2008年6月28日。如同我第二個媽媽的阿姨,離開我們了。

這幾天,我心裡並不好受,但是這兩天我卻出奇的平靜,在家裡還能笑能吃,回程的時候,大舅還問我:「知道這件事時,我有哭嗎?」因為,那是最疼我的阿姨,小時候就像我媽媽一樣照顧我的阿姨。

我跟她們說,上帝把阿姨接走了,是因為阿姨責任完成了,阿姨會在天堂陪我們。

我跟小朋友們說,阿姨一直都不輕易說放棄,儘管後來這些日子多難熬,她的NOTE裡也寫著很多鼓勵自己的話,你們要把媽媽的精神繼續活出來。

阿姨是基督徒,家人決定用基督徒的儀式送她走。我很相信,上帝會一直陪著我們,幫我們度過這一切。

***

阿嬤

當天早上七點多,阿姨起床上廁所。因為她感冒了,阿嬤想讓她多休息。下午一點,阿嬤進房門叫她起床。阿姨身體,冷冰冰的。

所以阿嬤一直很自責。

好幾次,我抱著阿嬤,讓她哭、讓她叫著阿姨的名字。為什麼是讓阿嬤發現...這對阿嬤來說,是多大的衝擊。

因為是在家中過世,法醫說要驗屍。所以今天我們都去了瞭解驗屍的結果,後來法醫在死亡證明書上寫:「心肌梗塞」。我不知道,到底是法醫為了讓大家好懂?還是阿姨其實一直有心血管疾病而我們不知道,這疾病名稱在瘦弱的阿姨身上,好陌生。

但我一直跟阿嬤解釋這四個字在阿姨身上發生的可能,順便衛教她:「所以你的保栓通(Plavix)的藥一定要吃,知道嗎?」知道了疾病成因,阿嬤終於比較沒有這麼自責(的樣子)。但還是難過。

第一次開放進去看阿姨,媽媽舅舅們叫阿嬤不要看,阿嬤在門口大哭大喊,我抱著阿嬤,緊緊的抱著。雖然阿嬤口中喊著她要看,但我並沒有感覺到阿嬤在掙扎。也許阿嬤也不忍,也擔心自己承受不了。

後來,幫我們處理禮儀的大哥不忍心,說化完妝會讓我們看。第二次,我終於看到阿姨了。

她跟以前一樣的漂亮。

很謝謝禮儀社大哥,你們很貼心,你們幫阿姨化妝化得很美,這跟我想像中的她,一樣。

阿嬤出來後,很理性的,跟大哥還有警察們說謝謝,她知道警察為了帶我們趕上法醫驗屍的時間,闖了很多紅燈,所以特別出來道謝。

阿嬤真的好阿嬤喔。


****

媽媽

媽媽的火爆浪子個性,熟悉我的人應該知道。通知我這件事的,就是媽媽。

我到現在,都還會回想起媽媽跟我在電話裡說:「妹妹,你可能要請假了啦,阿姨死掉了...」然後媽媽在電話那邊大哭。

後來我問大舅舅,他也一直記得後面這句話....那衝擊太大...太大....

媽媽也很後悔,所以她這幾天,心情也是錯綜複雜的。我問她懺悔什麼?她說,她總是對阿姨好兇,罵阿姨亂借錢、罵阿姨處理事情處理的不好。

媽,其實阿姨並不怪你,她都知道,妳很愛她。媽說:她知道,只是她心裡就是難過。

這幾天(其實明明才一天),為了找出阿姨現在公司的電話,我翻遍了阿姨的手機,阿姨手機裡的每個號碼我打遍了也問不到。每一通電話裡,都要重覆面對那一句話。

然後我看到阿姨的手機裡,有她鼓勵孩子的簡訊、有一個相愛的人,與她分憂解勞、互相打氣的簡訊。

看完,我腦中思考,要不要通知那人。可是不知道怎的,我實在無法對他開口,不只是因為他的身份並沒有被我家人、或孩子們認同,而是因為我其實害怕再聽到「真正的難過」。

我想說,讓他當作阿姨失蹤也好...

可是,昨天夜裡,我跟媽媽聊天聊到好晚。媽媽說:「我今天聽到消息,趕著從雲林回來,叔叔(就是我媽的男友)他跟我說『不要趕啦、慢慢來啦』,然後塞了5000元給我....讓我坐車 ...」說到這裡,媽媽哽咽了。

我回台北的路上,忽然想起媽媽這段話,還有,那個男人。

我打電話回家給媽媽,請媽媽把阿姨手機翻出來,找那幾封簡訊的主人。我覺得,應該要告訴他...而我媽也好像瞭解我的用意,很配合的拿出手機來跟我核對。我想我媽,是最適合傳達這件事的人了...

有相愛的人,真的很好。因為你們有相愛的人,讓我放心了不少,你們知道嗎?



****

孩子們

她們說,最擔心阿嬤。其實我最擔心的也是你們。

早在第一時間知道這件事,我先打電話給婷,叫她要勇敢,那時她在路上正準備要去我們家看阿姨最後一面。

後來聽舅舅說,婉婷都沒有哭出聲音來,很勇敢。我知道她忍住了,但我也質疑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他們後來就被姨丈接回去了,所以今天回台北前我又專程去他們家一趟。

婷看到我是笑著的。我把阿姨的一條項鍊拿給她, 因為我想讓她知道,媽媽沒有不見,只是用另外一種形式陪她。更重要的是,我看到她開門時笑著,我更確定要拿給她,因為我希望她去面對這件事實,而不是裝作沒有這件事。

她開始大哭。她說,原本還跟媽媽約好,今天要去阿嬤家住的。聽到這些,總是不忍鼻酸...



後來平靜一點,她問了我很多細節。媽媽怎麼走的?為什麼前一天還沒怎樣?法醫怎麼說?婷就是這樣,我知道她需要一點時間,我也感覺得到,她開始要接受這件事情了。

子榮則是一直跟我保持簡訊聯絡,他說他沒事,我希望你是真的沒事,今天沒有抱抱你,我覺得很遺憾。他後來回了簡訊給我,「謝謝小媽的豆花。」

因為我告訴她們,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跟我說,我當她們的小媽媽。因為在看到阿姨的時候,我就很確定,我要幫阿姨照顧他們了。

****



在高雄的時候,其實都沒有什麼眼淚,哭不出來。

在高鐵上才真的放聲大哭。我發現,阿姨不是不在家而已,是真的離開了,會令人傷心的那種離開。

我跟婉婷說:「生命是一種緣分」我心裡是這麼認為的。原來,在感受到傷心的那一刻之前,連我自己都還沒有完全的說服我自己。



上帝的恩手,會扶持我們走過去的,我很相信,這只是另一個開始。

也請大家不要為我擔心,其實我很好,只是想紀錄下來這一路下來的觀察和心情。不然,就幫我們一家人禱告吧,讓我們更深愛彼此、讓我們活得更幸福。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