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8日

夜車

我不喜歡熬夜,可是,如果說到休息,適合休閒玩樂的週末,常會用晚睡來揮霍我的寶貴假期。所以,從小,舉凡晚上發生的事情都讓我特別有「sense of holiday」:

我喜歡坐夜車,晚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的感覺,即使身旁的人都在睡覺,也會覺得那個夜晚只屬於我一個人。

我喜歡看午夜場。凌晨,可以穿得很邋遢、戴眼鏡去看電影,在擁擠忙碌自我保護的城市裡,午夜場會讓人覺得好像自己就是巨星一樣享受短暫片刻的偷閒感。

我喜歡撐到很晚的時候寫日記。越晚,就越能整理自己的思緒。

晚睡,也許只是一個動作。坐夜車,也許清醒的時間不超過三十分鐘。午夜場,也許眼皮幾乎要抱在一起。寫日記,也許是一邊擔心著自己在發胖。

但是,那怕是短短幾分鐘,這一切都值得多享受一點、多揮霍一點。





但這跟這頭魚有什麼關係呢?
可能是他跟每次坐夜車興奮的我,有點神似喔。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