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8日

關於生養小孩

這原本對我來說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話題。就算身邊的人開始一個一個結婚、當了爸媽,就算身邊的人也在猶豫到底要不要生孩子、什麼時候生孩子,對我來說還是遠得跟什麼咧一樣的想像。

我是喜歡小孩的,看我抱小孩跟帶小孩那種一體成形的「兩把刷子」感,就可以知道。但這兩年卻因為單身太久了,加上被「比把皮膚的肉剪開還痛」的恐懼訴求震懾到了,開始覺得我跟生孩子這件事越來越遠。

但很神奇的是,因為工作中要帶人,有時候帶著帶著,難免心裡會有忽然間的捫心自問:「我以後到底要怎麼帶小孩」的錯覺!

有時候唸了一下AE,AE的頂嘴或反駁激發了我鍥而不捨的說教,那瞬間我頓時會覺得:「幹,以後我一定是一個很盧很盧的媽媽,成天在家裡跟小孩子說教,被小孩的叛逆給氣瘋。

有時感動於AE的好表現和貼心,我又會摔進那很美的夢中:「身為一個母親,最開心的是看見自己的孩子能健康的長大....有好的表現....」然後那一整天臉上都會出現相當祥和的表情

也許,管理真的就是在生養孩子吧我的天!但因為那種角色的投射,讓我也不禁思考起「孩子」對我的意義。

今天大便的時候,我在看【伊甸園的鸚鵡】這本書,裡面提到一個已婚爸爸對於有孩子這件事的感覺,我忽然心有戚戚焉:

我覺得有小孩...會讓鎖在你內心的某個東西打開,就像那種夢,夢裡你發現家裡有一間你從不知道的秘密房間。當然啦,做父母的並不全是好事,有許多地方真的很辛苦,有一些地方就只是單純的無聊--有誰能告訴我,那些該死的『貝倫斯登熊熊』到底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但是做父母的卻絕對不只是你想的那些。班傑明(兒子)出生後的幾個月,我感覺好像發現了全新的一組色彩,是我以前沒有看過的。

下面這一段讓我印象更深刻。

有時候我會聽到有像班傑明大小孩子的父母親說,他們已經在害怕子女青少年期,但是我不這麼想。這些全是整筆交易的一部份,當你有了孩子,你就是簽了約,就是要這全套你的工作是一路去適應他們給他們在每個階段需要的東西

有時候我和班傑明在遊樂場,會看著周圍那些孩子,思索著他們遇到什麼事。我是說,沒錯,其中一個長大會做總統,或是太空人,或是能治好癌症的人,但是他們大多數人會像我們一樣...將會心碎,有時甚至會做著很討厭的工作;他們會有開心的日子,有哀傷的日子,還有什麼事也不會發生的日子。他們會有他們的生活,而我們必須使他們為那些生活準備,並且盡量快樂。


就爸媽的觀點來看,的確很多病態的爸媽過早擔憂:
我的孩子來到這全球暖化的環境被熱死怎辦?
錢這麼難賺怎麼辦?
這麼全球化的環境他要是英文很爛怎麼辦?
碩士滿街跑怎麼辦?
找不到工作怎麼辦?
長得很醜怎麼辦?
治安這麼差,她以後被搶劫或強暴怎麼辦?

而奇妙的是,這些多半都是高知識份子、或高收入份子的爸媽才會想的事。

幾個現在已經當了爸媽的同學或朋友,夫妻兩人的收入加起來不到我的一半、沒上過大學,但有了孩子令他們的生活改變--他們從不覺得那是種「負擔」,他們只是想盡辦法去解決那樣的負擔,給孩子更好的環境。

怎麼生孩子才不會痛?沒看過恐懼生育過程錄影帶的他們沒想這麼多,就是撲嚕一聲,痛個幾下孩子就出來了。

反倒是資源豐富的我們,想得多了。先是擔心沒辦法克服教育、經濟的問題,再來是擔心那要怎麼生才不會痛,或才不會有後遺症。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焦慮落差阿?

以前阿姨打電話跟我討論婉婷到底要選什麼學程、要上什麼高中的時候,基本上我都是持著「她選了什麼就會往什麼路去,基本上每條入口都有路,就看她怎麼走了。」的態度,不想幫小孩擔心太多,因為我覺得人生應該是要自己去體驗一些「意外」的東西。

可是,如果是我自己的孩子呢?

不曉得我的態度會不會變化,但就我現在帶AE的狀況,我的態度開始從「沒關係,每個人的學習能力不同,慢慢來,能走到終點就好。」慢慢變成:「為什麼還是沒辦法?!是不是我的方式錯了?還是你根本就不想當我的孩子!~~~~~」然後就很容易在心裡上演家庭倫理大悲劇


看來,當父母的要快樂,看來要學習適度的放手和觀望。當主管的要開心,看來倒是要懂得怎麼改變應對與管教的方式,而不是一直的演內心戲!

但相同的是,一旦我們catch了這樣的一個新角色--無論他是我們的孩子或部屬--並在其中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都得坦然的面對並接受:

「這些全是整筆交易的一部份...簽了約,就是要這全套你的工作是一路去適應他們給他們在每個階段需要的東西。」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