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8日

正與可愛

正與可愛,妳喜歡哪一種形容詞?

旅美的呂厭朋,因為在出國前跟黃菲比打賭,如果有交到女友,回台灣時會請我吃欣葉。因為這樣的一個賭注,讓我時常關注起他在當地交友的狀況。目前最新情報是,他在美國已有兩個異性友人常陪在身邊。

黃菲比:「怎樣怎樣?長得正不正?」
呂厭朋:「嗯,普通啦。」
黃菲比:「講具體一點!」
呂厭朋:「ㄟ...一個沒妳正,妳自己看怎麼解讀囉,嘻嘻。」

幹,從大學到現在,我最討厭看到呂厭朋用電腦笑,因為always是討人厭的「嘻嘻」,一副呂厭朋的招牌猥瑣樣+賤賤的樣子。

但話說回來,一個沒我正?那另一個不就正翻天的翻天嗎?!喔呴呴呴呴~~但心裡這麼想,嘴裡還是要茲茲念念一番。

黃菲比:「靠,那你意思是,我也是屬於不正(普通)的那一掛!!!」
呂厭朋:「沒有阿,我覺得你算可愛阿。」

可愛?!Again~~~~

黃菲比:「男生都是這樣啦,長得不怎樣但人很好的,都算可愛的範圍。」
呂厭朋:「ㄟ~你講這樣,我有被羞辱到的感覺!」

但事實真的如此,好像很多人對於「可愛」的定義是非常的廣的。

「妳很可愛阿~好會吃喔。」
「妳好可愛喔~胖胖的。」
「妳真的很好笑ㄟ,超可愛的。」
「唉呦,妳怎麼會有這麼白吃的想法~~好可愛喔~~」

ㄟㄟ,怎麼好像「可愛」都跟一些奇奇怪怪的形容詞沾上邊。事實上,嚴格說來,對那些「跟屁蟲」形容詞,我都還算喜歡(除了胖胖的以外!),但是,我們這類的女生,真的就是很難跟「正」扯上關係。

到底,是這個社會對「正」這個字太過嚴苛?還是對「可愛」這個形容詞又太過寬容呢?讓神經如我的我,也只能以「糜鹿界的正妹」來偶爾的凸顯一下「我也可以是正妹」的野心!
其實,人人心中一把尺,男人心裡如果有一把屬於長短的尺,那麼女生心中也各有一把衡量「正」與「可愛」的尺。

(當然,還有另一把量罩杯的尺量體重的尺量食量的尺量禮物的尺...女生care的數字太多了!)

什麼叫「正」?

對我來說,符合以下條件的女生總會讓我情不自禁的說她正:

1. 有自信:


我覺得正的女生真的很吃香。很正的人,臉上即使偶爾閃過一絲絲的沒自信,好像最多最多就是掉到「楚楚可憐」的程度,不至於太糟。

但是,「自信」是很神奇的化妝品。它會讓一個女生變亮。

我其實深深的覺得,女生不管到底長得漂不漂亮,只要有自信,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滿意、開心,都會好像天生有Spotlight在臉上一樣,走到哪裡都亮亮的、講話也都特別大聲。

本公司的孫思影給我這種「正」感(sense of 正)。不是說她不漂亮喔!而是她的氣質,讓她更亮眼。這樣的女生,跟她相處起來是舒服的、愉快的。(而且如果沒有特別強調,她會怪我又再一次在部落格上中傷她,斷了她的姻緣路。)

2. 真的正,但具有脫俗舒服的氣質:

這種女生就是一看到就覺得「唉呦,真美。」但美感要持續到談吐後、持續到共事後,還能夠讓人感覺很舒服,那對我來說才是真的正。

米奇給我這種「正」感。這種正,多少有點距離感。因為難免會覺得:哇,美女的朋友,不是通常都是美女嗎?而我,現在在她的朋友圈裡ㄟ!但怎麼好像.....接著米奇的臉就越來越模糊了,因為她的美讓人無法直視。

3. 有正義感,仗義執言:

精采公關有一票這種女生!我喜歡女生仗義執言的樣子。例如張奇威忽然很大聲的把我叫回廁所因為我水龍頭沒關緊、或華華罵王丁叮一次用了六張衛生紙、或孫思影大聲的斥責我怎麼可以浪費食物...

講到這裡,忽然覺得要變正好像蠻容易的

4. 願意接受改變:

「改變」是一種決心,如果它也是化妝品,我想它是一種幫人換膚、除舊佈新的面膜,有勇氣敷上,再撕下就會看到不一樣的自己。

常常有看過忽然改變造型的女生,我都會忍不住說她正。有點羞澀,有點假裝不在意,但其實看得到她臉上因為改變帶來的...「達陣」的快感。我想那多少帶著點期待、或想拋開過去的痛快吧。

因為會變得不一樣,「改變」雖然可能是變美,有時候卻會讓人卻步。所以我想那成分應該是勇氣。有勇氣的女生也很美。


那什麼叫「可愛」?

其實,想完了我對「正」的標準,忽然發現,「正」與「可愛」並非絕對的相斥,她們可以互補、但也可以並存。以上那些曾被我說過「正」的女生,其實某方面來說,也都很可愛。同樣的,她們也都具有一種神奇的魅力。

所以說,正與可愛,妳喜歡哪一種形容詞?

黃菲比現在....管他「正」還是「可愛」,我都愛!

如果妳也願意選擇,或腦袋裡迸出更多更棒的形容詞,我相信:

妳已經是有魅力的女生了!



所以呂厭朋!算你走運!我為我羞辱到你、也差點羞辱到我自己的那部分---誠摯的道歉!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