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9日

啊,我日漸衰老的「摸摸」!

每個人應該都有一項「兒時玩物」,小時候走到哪都想帶著它的那種東西,或是沒有它就會XX的東西(XX可替換成「大哭」、「亂叫」、「睡不著」、「想它」等字),通常,還會有它的名字

像我表妹仲雯的玩物,就是一條叫「敏ㄍ一ㄥ」的浴巾(一條很破、我覺得很臭的浴巾),表妹婉婷曾經有陣子喜歡泰迪熊(年紀越小的就越奢侈),表弟們大概都是金剛或一些玩具。而我的兒時玩物,至今還留在身邊,但因為它一天一天的衰老著、破損著,所以想趁現在為它做個記錄。


話說,我其實是個高雄人,當年考上政大,打包前往台北的行囊時,有一項東西是我當時非常堅持一定要帶上台北的,那就是---我的小棉被「摸摸」

特別公開了我小時候的照片!旁邊是我的表弟仲強和後來長大很正的表妹仲雯
看,當時我是個瘦子,而且頭髮就已經是短的了。

照片裡的橘色小棉被就是摸摸喔!


先介紹一下這條小棉被的小檔案:
  • 姓名:
    摸摸
    (好吧,如果硬要冠個姓,我想讓它跟我媽姓,「蕭摸摸」。)→怎麼有蕭查某的感覺?
  • 綽號:
    臭瞇摸(因為總是很久很久才洗一次,外人都會覺得很臭。)
    小摸摸(因為疼愛它,所以偶爾會加個小。)
  • 年齡:
    高齡26
    (跟我一起長大)
  • 質料:
    比較粗劣、但依然滑順的綢料
  • 味道:
    香與臭
    (評價兩極化,香是我講的)
  • 使用方式:
    我會抱著它,並用手搓揉到睡著,有時候會把棉被角角放在手指頭之間滑來滑去。

這條摸摸,是我一生下來就把我包得緊緊的的小棉被,是我阿媽親手一針一線縫出來的(所以總覺得有阿媽的味道)!以前在高雄的時候,我每晚睡覺都要抱著它才睡得著。

小時候常常幾地奔波,沒帶到它的時候都會睡不著,所以到那個親戚家借住時就要帶著、被爸爸帶走時也想帶著、去露營也想帶著...阿媽甚至曾經因為受不了看我每次到哪都要帶,而不準我攜帶外出,叫我自己訓練到「沒有它也可以睡覺」的程度。(忽然覺得阿媽很像孟母或岳母,擔負起教育孫女的責任,就差沒在我背上刺青了...)

可是,到了要離開家裡上台北讀書時,我還是毅然決然的帶了它,並且堅持不洗---因為希望保留一點家裡的味道。而這,也成了我後來照顧摸摸的原則--能不洗就不洗,因為我不喜歡摸摸身上有洗衣粉或冷洗精的味道,那不是它

但是,因為我的堅持,大家都說我很髒,不僅「髒鬼」的稱號不脛而走,更沒有一個人敢徒手摸我的摸摸(真枉費它叫摸摸)。

記得有一次,好像是在跟大學的室友打鬧,結果我奮力將我的摸摸往她丟過去,沒想到,室友竟然一個跳躍加一個轉身---閃過了摸摸!摸摸就這樣墜落在地上。

我大叫:「碼的!不會接起來喔!」邊講還邊拍打摸摸,要把它甩乾淨。
她說:「感覺很臭ㄟ,才不要接哩!」

其實它是香的,要我說幾遍!大家都不懂阿~~

但Anyway,這件事情並沒有讓我喪志,此後,只要我想惡整誰,我就會拿摸摸去堵他的臉,看到對方花容失色的跑走,我心裡也不知怎的對摸摸感到驕傲。

記得還有一次,大學時期的男友來我宿舍幫我修電腦,他無意識的把摸摸披在肩上。沒想到此舉也引發了室友的討論:「天哪~黃逼撥,我覺得你可以嫁給他了,他把你的摸摸放在肩膀上ㄟ!」雖然我至今還在猜想這句話的意思到底是要說:「真好,他跟妳的兒時玩伴很親密」還是「真好,他敢摸妳的摸摸」,但我想,應該感覺得出來我與摸摸那份密不可分的關係了。

一直到現在,我只要抱著摸摸、聞著摸摸,就會有睡意,就會覺得有安全感。雖然他的邊都已經破了,而且破了好幾個洞。午夜夢迴我也曾擔心過,如果它這樣一直破破破,破到我不能再擁有它的程度怎麼辦呢?

這是摸摸的現狀,特別拿書本當比例尺。真的已經有點毀損了。
想看他蜷曲起來的模樣可以在這篇文章(點選連結)看到。

邊真的都花掉了,破掉了啦。>_<~~~~

因為破得太嚴重,有時候我早上睡醒,嘴邊還會有一絲摸摸的「屍體」,每次一看到就好心疼!好怕它一天一天、一點一滴的消失不見....這種心態,就像男人對頭髮越來越少的感慨是一樣的!

因此,我決定先為它寫一篇文章,留住我跟它最好的回憶!



其實,雖然會覺得小孩子整天拿著一樣東西、堅持要帶一樣東西去玩很幼稚,但真的有兒時玩物這樣的精神依賴,才覺得真得當過「孩子」!會特別有安全感,也是一種奇妙的幸福體驗。更何況,長到這麼大,如果兒時玩物還留在身邊,那真的很酷很有歷史!

如果你也有的話,歡迎引用文章,大家可以一起來分享一下啦!我也想看其他人的兒時玩物!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