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8日

我不勇敢

不勇敢,不勇敢,不勇敢。

不勇敢到眼睛濕濕的,到手晃晃的,程度。大半夜,雨一直滴滴落,我不停的抽衛生紙擦鼻涕和目屎,因為鼻涕太多,還沾到了我的手。黏黏的,可是我繼續打電腦。鍵盤真可憐。

好朋友PP今天生日,我陪她聊天聊好晚。她在26歲生日的前一天,跟喜歡的男生告白了

當舞蹈老師的她,曾被日本大師讚譽過,她是全台灣數一數二的舞者。口齒伶俐的她,也一向是家人或朋友間的開心果。可是今晚,她說,「26歲,感覺回顧過去的25年,沒有做什麼太大的事情,沒有完成原本想完成的計畫。」

我數著她參加過的舞展、拜過的大師,這個人真是機歪,怎麼會說自己一事無成呢?她回應說,她想完成的事是「應該要去國外久住學舞,完成自己的理想。應該要有一個很愛的男人,然後做愛。

嗯,整個前半段是很巨星的夢想,現在有完成這些願望的是蔡依林和張惠妹,最近還有一個阿雅。但至於後半段,雖是「慾望城市」了點,但又很真實。我喜歡姊妹間總是會毫不隱瞞的說我們自己心裡想說的話,我也由衷的欣賞她的夢想。

那看來有點難,又不是太難,說簡單,事實上障礙還挺多的。

要出國,她的環境不是不好,可是家族的壓力讓她必須持續現在這份舞蹈老師的工作,所以無法就這樣去國外學舞長住;要男人,也是有男人在等她,但,但什麼?這是我們今晚談的重點。

但,總是沒有勇氣



好不容易,她首次跟我們承認:她喜歡這個男人,雖然非常胖,但她承認她喜歡,也寫信告訴住在國外的他了。

我很開心,因為這個人終於有稍微的放下一點自己的架子,依著自己的心意去做事。我想這次應該成了,畢竟那個男人日前(沒錯就是日前,約莫也就是昨天)也還是對她表達追求和好感,知道她要寫信去,還興奮的跟她說信箱,說會馬上去收信。結果哩?

結果那不識大體的男人,竟然此刻一點回音都沒有

最好有一百種理由,可以讓我們接受昨晚沒有回信、今晚也沒有回信、沒有電話的事實。不可能今天剛好沒有看信箱!不可能忽然詞窮!不可能因為台灣嚷著要加入聯合國國外的網路就忽然斷線!對對對,我想了很多理由,但終究不敵我們心中最害怕的那一個

我分享了一些曾經我也被對方「假裝消失在這個地球上」的經驗,但越分享,越覺得殘忍,她還在期待,事情也還沒真相大白,我不該這樣的。但念頭一轉,好啦,也或許,我可以這樣幫她作點心理建設。這樣就算是好結局,也無妨;若是壞結局,就不會太殘酷。

(但後來想想,任何壞結局、壞下場,都是「新的」殘酷不是嗎?)

其實,我覺得她很勇敢,以她的尺度來說,真的已經放下她們家祖宗十八代給她的尊嚴和架子,去說了她一直想說的事。所以我很為她高興,有突破喔,雖然她還是很不爽,但我們最後是開心的詛咒著那些不識大體的臭男人。也好,生日阿,要快樂才行!

後來,我想到了自己。我那份對抗害怕的事的勇氣呢?

然後,就想睡覺了。哭累了,想睡了。晚安啦。

不變的是,PP,祝妳生日快樂!每個年頭,都能完成一件事,一件妳害怕的事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