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5日

看在眼裡

01.

好朋友間,總會有些善意的謊言或隱瞞。

走過很多次生命中的陰霾,不管是工作上的、感情上的、親情上的,當熬過那段最難熬的光陰時,總會聽到朋友說:「那時候你阿怎樣怎樣,我們都不敢惹你」或是「那時候你阿怎樣怎樣,所以我們也都不敢告訴你。」之類的話。

特別是因為我天生好強,習慣佯裝堅強,但實際看穿的朋友卻也很講義氣的,什麼都不拆穿,用另一種方式陪我。所以事過境遷,被揭發的當下,總會想鑽到地洞裡去。(侯風地洞儀

可是總會感動許久,發現其實好朋友間的關心,已經延續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他們陪著我好久、好久,走了好長、好長的一段路,只是之前眼中只有自己,之前的路走的看似孤寂,回頭一看卻覺得好豐盛。

心總是滿滿的,不是因為體驗了什麼說不完的事情,而是因為每次心裡有缺乏的時候,你們都會填補那缺乏。這次就算你們不說,我也會默默放在心上。


02.

今天六個夢跟我說,她看了一部韓劇的劇情很感動。叫做什麼九又二分之一局上半的,明天她要拿DVD給我。

那是一對認識30年的青梅竹馬的故事,出生前爸媽就是鄰居的那種。 連青梅在竹馬面前摳完腳再吃餅乾,男的也不會怎樣的那種 。

第一集是在演那個青梅三十歲生日那天被媽媽從家裡趕出來,而且她沒有存款,於是就叫那個竹馬出來陪她,然後跟他說:「ㄟ你不是說,如果我們30歲都沒有對象就結婚嗎?」所以死要抱那個竹馬,但那個竹馬就一直推開她。

後來女主角就哭了,大叫對人生的無奈跟徬徨,竹馬就抱著那個青梅說:「你就直說現在需要的不是男人,是朋友阿。」然後就一起看煙火。

六個夢忿忿的說:「靠杯,有夠好的。我媽怎麼不慎選鄰居?而且我腦中浮現的是:我如果30歲可以叫出來的男的有誰?--------但我想到的全都是GAY耶,可惡。」

喔,我大驚!

天哪,我好像也是耶

喔不不,還好,可能還有呂厭朋可以拿來充場面。但呂厭朋應該是會一直不停的把我推開,叫我醒一醒並大聲咆哮:「要說快說阿妳,妳如果覺得這樣有用妳就哭好了!(冷。語帶不屑)」這樣。

或是釣魚台扣押船長何宏義感應少年,因為在他面前好像什麼醜話賤話都可以說,不用顧形象,反正他段數上一定會比妳賤,道德感與良心不會受到一丁點兒的譴責,便於達到宣洩之療效。

或是小椰子。因為當時可能感覺髒小龜對我的事情沒什麼興趣 (誤)、李泰闢也較常忙著在國外跳舞很難找到(誤,too),而跟小椰子說心事時,總會覺得相當有安全感,而且討論空間相當大,而且她很愛理性分析,會幫我篩選掉太不理智的決定。

這樣非常仔細的想想,還不錯壓黃菲比。



於是我帶著滿足的夢,入夢鄉。


03.

明天是LEXUS總決賽,要去公務人員人力發展中心辦活動,希望一切順順利利平平安安,上帝保佑我們所有的環節都順利吧。我也要認真阿。活力旺!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