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日

我很想你,My pater

我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My pater,

爸爸。爸爸。爸爸。(很少叫爸爸,好想一直叫一直叫一直叫喔)

昨天去三光,牧師講到:

「這是一個『無父』的社會,小朋友其實很需要被愛,
但生活中的爸爸有時候卻也不懂怎麼愛自己的子女。
所以小朋友你們要知道,其實你們都是值得被愛的,
也許家人無法給你完整的愛,但上帝會無條件的愛你們。


然後看到小朋友一個一個哭了.....倒進老師和牧師的懷裡。

大概是這一幕很強烈的印在我的心裡,長久以來被我刻意忽略的感受,昨天今天都來得很濃烈。

每次想爸爸的時候,大概都只敢有三秒的時間。因為我都很怕我如果一直想下去,就會開始怨天尤人,怪爸爸為什麼當初要離開、怪媽媽為什麼當初不復和,幻想四人坐一台車的樣子,還有,爸爸以前到哪裡都會抱著我,的畫面。

跟爸爸的合照


幹,看到這照片會掉淚。(BTW,我爸很帥)

所以,每次只要這個念頭一跑出來,我就會在心裡站出來:「我很好,有媽媽和阿嬤的愛也很好!」讓自己堅強一點,好像是可以證明:阿嬤和媽媽的愛,也是很夠的。

但,今天跟佳霖上課,上到基督教中所謂「神的父性」,似乎「父愛」其實永遠都不會被取代,即便媽媽阿嬤很愛我,或未來也許我找了好丈夫建立溫馨小家庭,對於父愛的迴避,會讓我在自我認同、自我價值、和自我安全感上,有缺憾。

因為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不知道自己夠不夠好、不確定自己被愛。

今天這堂課讓我很震撼。我知道我不能在迴避處理這樣的情感歸屬,進而,我發現自己對於與神的關係,也似乎不是這麼樣的親近,因為過去的我很難想像「怎麼把神當老爸?」。


我回家後,邊哭、邊批哩趴啦的寫了一封信給佳霖。

我想我是很想:重新認識這份愛,想勇敢的想爸爸,想勇敢的找回那種歸屬感。

------------------------------------------------------------------

我一直覺得,在上帝面前我不是個用功的乖小孩,常常發懶,常常若即若離的,常常質疑,常常忘記。可是今天上完課的時候,我忽然覺得,「父親」的形象,很重要,我需要重建這層關係,我也很需要這樣的愛。

承認自己需要愛,好像是一件很難的事,從小到大我習慣了一個人獨立處理自己的情緒、自己面對所有的缺乏,即便連家人,我都很少讓她們看到我脆弱的樣子,久而久之,我知道其實是反映在我的個性上的,我很怕別人看到我的缺點、很怕別人看到我軟弱,甚至連面對自己的時候,我都告訴自己不可以難過太久,不可以讓自己看起來很柔弱、一推就倒。

大概也是因為這樣,禱告的時候,很難有情感的宣洩,因為我好像也習慣了在上帝面前「裝堅強」,想像上帝應該是希望我很堅強的,想像上帝其實希望我要趕快站起來,所以,幾乎都在為我的「下一步」禱告,而沒有好好處理自己當下難過或缺乏軟弱的情緒。

今天的課程,好像讓我又重新認識神。我發現一直以來,還是太依賴自己,而不是依賴上帝,所以情感是被阻絕的,也很少真的感受到上帝的慈愛。這一直是我今年很想跟自己溝通的「個性問題」,我一直以為是自己天生個性太ㄍ一ㄥ,原來,也許~答案是因為「父親」的形象,沒有在我心中被找到、被依賴。

很謝謝你佳霖,你無私的分享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接近神、更瞭解神,很謝謝你撥出時間來,幫我重建神的國度。我會試著在聖經和禱告裡找到爸爸、找到自己,找到自我認同、自我價值和自我安全感的(都背起來了,你看今天課程真的太有震撼力.......),我想成為更完整的神的兒女....


---------------------------------------------------------

原來要當一個依賴和軟弱的人,需要相信、也需要勇氣耶。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