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1日

選情之夜系列報導之我家被水扁

週六是北高市長選舉的日子,回高雄並不是為了投票的我,週六晚上也與阿嬤兩個人在家關心著表面上我們都漠不關心的選舉結果 (畢竟我們是高雄縣人,北高兩市長選舉說實在我們真的是只能在旁邊喊燒)。

說到我們家的政治立場真的五花八門,綠、藍、橘、棕都有,但大家依然可以和樂相處就是了。而那天熱切關心選戰的則是藍阿嬤和綠菲比。

有關心選戰開票情形的人就知道,這次高雄市長候選人黃俊英和陳菊的票數非常接近,整個開票過程也是你追我趕好不刺激。中間我看了大概一小時以後,開始覺得有點累了,於是轉到HBO,沒想到一直假裝不在意的阿嬤還跑到客廳來說,「看完選情再看別的啦!!」就這樣,大致上都維持著:我在客廳邊看選戰,邊坐實況報導給在廚房的阿嬤聽的狀況,而一直說「誰當選都碼一樣啦~」的阿嬤,其實也跟著緊張 ( for 黃俊英 )。


結果,看到結束的時候,大勢已定,看著黃俊英及其支持者說要驗票,阿嬤說了一句:「阿本來就是陳菊會贏阿...」,我心裡想:「阿嬤你很會自我安慰耶。」祖孫倆就這樣解散了。阿嬤就跑去洗澡,我嘴巴很渴想去喝點水。

沒想到,當我走過廚房,我赫然驚嚇,因為地上都是水!!!!!!

我嚇死了,想到如果沒早點發現,阿嬤在這邊滑倒就糟了~~。但是,水的源頭從哪來啊!我找來找去,發現淹水的範圍還挺大的,連阿公的神主牌桌下面都有,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該不會是泛綠的阿公也在為選情緊張而顯靈吧?」嗚~想到就有點毛,因為連阿公的房間都有水!

在我邊緊張邊擦地板的時候,阿嬤出來了,阿嬤知道地上溼溼的,推測應該是她剛剛調冰箱溫度,一下子調得過高了,所以冰開始溶解,滲出水來。我想想可能也是啦,所以就放心的繼續擦了。

但就在這時候,正當阿嬤也有點口渴想喝杯茶 (而我赫然想到我也還沒喝哩),阿嬤找到這整件事情最根本的原因了!

那就是---有人開了飲水機結果沒關!於是水就這樣一直流一直流的流完了,流得整個房間都是。

阿嬤生氣了,阿嬤說:「黃婉茹,你為什麼喝水沒有關水啊!」
我說:「我沒有阿,我連杯子都還沒拿到ㄟ。」
阿嬤說:「不是你會是誰!ㄟ.......甘公(台語,意指「難道」)......是我嗎?」

阿嬤開始回想整件事情,過了十秒,她終於承認:在她去洗澡前,因為快開票了她太過緊張,她原先倒了一杯水結果卻沒喝,飲水機的開關也這樣放著而沒有管它。因此造就了這起「被水扁事件」。

太KUSO了阿嬤!! 你還說你不緊張!你還說你不關心!你整個就是很關心啊!

黃阿俊英,請你如果驗完票有當選,一定要跟阿嬤謝票ㄟ,不然我們家白淹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