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日

班史提勒和菩提居停教我的事

今天很巧合的,似懂非懂的懂了一些事情。在不同的人身上。

01.

今天跟髒小龜、黃與至、孫小白一起來個寒流火鍋趴,從COSTCO買到大潤發,再從大潤發買到巷口雜貨店,我們像是沒有明天這樣在買。

一路上吃吃喝喝聊聊,到中間的橋段大家決定來看個電影。但小白set電影到一半,我們突然想起了最近死灰復燃的高中BBS班版熱烈討論著的話題:公開大家以前年少輕狂印象最深刻的信。

於是開始說起了過去那些曾經見光死的戀情。

髒小龜說:「幹~直接把BBS投影在電視上大家一起看啦,黃BIBO的先上!」

於是大家一起輪流看了每個人的信箱裡有什麼,一路狂笑飆淚...

笑自己的注音文、笑自己當時被誰誰誰告白了卻全然沒感覺、
笑大學分手時傷心難過可是聊天室的朋友們卻一直狀況外、
笑自己怕得癌症於是一直問別人有沒有胸部硬塊的人
笑約好不要在熬夜聊天 改成白天聊天 結果卻只有一個人準時早上六點上線(就是我)

有高中同學的好處在於:他們手中有上萬個你的小辮子,可是他們永遠都不會因此不喜歡你。

黃與至當時搶著要公開自己的信箱,小白問他:「阿你都不會害羞喔,你不是還有跟誰的分手信之類的。」黃與至說:「幹!都十年了!怕個屁!」

也許,時間帶來的是對事情釋然的幽默感吧。


02.

後來,真的看起電影了,
今天看的片是「開麥拉驚魂(Tropic Thunder)



乍看之下是喜劇片,自編自導自演的班史提勒在電影裡卻大大諷刺了電影工業裡與商業的相互角力和妥協。

大牌的演員怎麼看待一部電影,小牌的演員如何認真的希望被注意,為了真實劇組會有什麼犧牲,為了偉大又會犧牲什麼樣的真實?

呵呵,小勞勃道尼說的智障論,我想應該是他們圈內人看了會更了然於心的。

網站上看到幕後的訪問,班史提勒說:「【開麥拉驚魂】一片的靈感要追溯到1987年,我在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太陽帝國】一片中飾演一個小角色,當時我的演員朋友都在演越戰電影,像是【前進高棉】或是【漢堡高地】,而且他們都必須參加所謂的魔鬼訓練營,然後當他們接受訪問的時候都會說:『參加魔鬼訓練營是我一生中最刺激的經驗,而且我和其他演員都發展出很棒的同袍情誼。』

班史提勒說:「那些演員這麼激動地談著魔鬼訓練營的經驗,但是那根本就跟真正的士兵前往戰場打仗不可同日而語,所以我覺得很好笑。他們那種自以為是的態度其實挺可笑的。」

他這一路走來應該也常常覺得:幹,我怎麼也在做這種事。的FU吧。


各種行業好像都有一種「癮」,就是...一些也改不太掉的惡習---我想應該不止電影圈,各行各業都會有這種小沈淪吧。

就是會讓人家噘嘴說:「唉呦,這一行就是這樣~」的事情。(一定要噘嘴喔)


遇到這種癮的時候:要嘛會雄心壯志的「幹,我要改變他!」但,發現改不掉的時候,要怎麼辦呢。

會生氣的覺得自己在一個大染缸裡快要被淹沒,於是掙扎般的想跳出水面逃走?

會生氣的覺得自己在一個大染缸裡快要被淹沒、但無力改變現狀,於是乾脆讓自己溺死?

還是...?



我不覺得事情是不能改變的,我覺得凡事都有可能改變,只要願意改變,人不用太悲觀。

可是,我喜歡班史提勒想事情的方式。他不是怨天尤人覺得你他媽為什麼我在一個大染缸裡,他不悲觀,也不妥協,但他用他的方式傳達出他的意念。

想想這部電影從1987年就開始醞釀到現在,劇本一改再改,也許...「時間」也為他帶來了一些看待癮頭的幽默感吧。


所以說呴,「時間」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小東西。



03.

這些東西莫名其妙的告訴我很多應該改變的事。A B-car, a helmet, a number, a cap, then I wanna look for a safe bye-bye.

有通體舒暢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