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8日

雍小狼第一次個展在法國

雍小狼是我的大學學伴。(是真的系上學伴,光輝燦爛第五家,不是那種為了聯誼認識的XD)常聽廣播的人可能對他不陌生,他就是飛碟電台的小狼,目前人正在法國普羅旺斯留學。

並且,開了他的第一場個展

(照片來自 Little Wolf Zooka 雍小狼的法國普羅旺斯留學日記)

在開展之前,他就熱情的邀約大家一起提供照片,因為他的展非常與眾不同,不是他「個人」的作品而已,他希望是與人有所互動的。

這篇文章中,記載了他對這場展覽的想法。

節錄我很喜歡的一段:
「我相信每個人小時候都曾經相信過自己是會畫畫的
但經過台灣死板教育體系的模造
或堅信只有當上醫生律師才算有出息的傳統價值壓迫之下
很多人不是轉為對畫畫這件事情完全自卑
就是轉而將它屏除在生活之外
彷彿它不是太高尚的智慧活動,就是太低下的無聊之舉...

(前略)只要是我喜歡,畫得再「醜」也可以
別人的批評絕對不能打擊我畫畫的意志!
(當然,涉及到仇恨、歧視等問題的話又另當別論了)」


我記得,大學的時候,小狼就常抓著我們跟他一起畫畫,課堂上就可以畫,吃午餐時也可以。他書包裡總是會有一大包不同顏色的原子筆或畫筆,他的本子裡都是他與朋友隨手畫下的原子筆插畫。

「這是誰畫的?」

『喔~是XXX』

「為什麼要這樣畫?」

『想到什麼就畫什麼吧』或是『因為我畫這個的時候,XXX想到他小時候也有發生過這樣的事,但情節不一樣 :)』

這是每次看他的插畫本常有的對話,他一定會記得誰畫過哪幾筆,還有,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我已經是畫得少的了,因為我就是他提到的「覺得自己畫畫並不好看」的人。但在一起畫畫的過程中,那種接力、共同給予故事的感覺,卻常常是超過畫本身的美感的。

原本並不清楚為什麼,但昨天看了他對展覽的心得,我才真正瞭解,小狼對表達自己這件事的詮釋。

所以看他在法國的紀錄,總是可以嗅出這樣的味道:你絕對可以擁有自己的「美」與「藝術」,因為這兩樣東西並不該被定義,然後被套在別人身上打分數。

很有趣也很感動,期待小狼三十歲前完成另一半更棒的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