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4日

嘴饞

關於嘴饞

認真地--減肥至今,這兩天的食慾是前所未有的旺盛,就像孕婦被小寶寶踢肚子一樣的感覺,總會在驀然回首,感覺肚子好像有著奇妙的生命力在----叫我去吃吃吃。

肚子餓了,一刻都不能忍,但是嘴饞了,心裡就會天人交戰許久。

晚上十一點,看著桌上的肉乾,眼前開始看到自己在吃它的畫面;自己的嘴唇跟肉乾面對面,然後一口咬下。

嘴饞是會有幻覺的。渴望卻又害怕的事,可以無條件的在腦子裡重播幾千遍。開會中、行走中、音樂中,總是會一遍一遍的上演著那些我想做卻不能做的事。

總之,今天一直的在嘴饞,嘴巴饞,心裡 也是。




提到分手


週一的早上一進公司,同事拉我進小會議室,跟我說,男朋友早上跟她提出分手。

她淚流滿面,幾乎是哽咽的跟我說完這句話。

我很震撼、很難過。對一個週一一大早、傻頭傻腦地拿著牛奶,準備進公司振奮精神的上班族女性來說,聽到這消息,整個是晴天霹靂。

我心裡很想抱抱她、安慰她,可是我竟然手足無措了起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怕我連安慰人的能力都沒有,會不會又把事情搞砸...........那些問號一直飛來飛去的,伴隨著哭聲。

我好像,甚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拍拍她的手。那一刻,我也鼻酸了。講不出來,讓我也很難過。


湊不起來的片段

這兩天一直做夢,醒來又記不太住,記住了幾段但也湊不起來成一個合理的劇情。形成一種:睡得很累,但又沒有成就感的局面。

昨晚有一小段,是我開著百貨公司的賽車機出去玩,沒有警察欄我,也沒有人笑我,我一直這樣開開開開開,大轉彎也都沒有撞倒護欄。然後我就醒了,醒來很累。

想試著把每一個夢都記錄下來。研究自己的夢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有時候夢比自己誠實多了。有對白的夢更有些脈絡可循。所以我越來越覺得,夢應該不是預知的,而是一種生活的紀錄和真實的反應。


生活裡你不敢想的,夢裡都會幫你演出來。



長大

要經過多少沮喪的事才會長大?看起來長大沒有一個標準阿,因為人總是一直會遇到沮喪的事。
 
也許長大是到70歲,可以如孔子說的隨心所欲而不逾矩。

也許長大是到死去的那一刻,因為到那時候,不管你多不大,好像也沒人會跟你計較、或罵你了。

又或許,長大只是一種過程,根本沒有終點。就像綠豆苗每天都在長大,但我們的肉眼總是看不出來。



那我想躺在培養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