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8日

種族分裂,黑白分明

種族分裂,黑白分明(2006-02-27/聯合報/6版/UNITED DAILY NEWS )
 
田思怡譯 
 
換上一張白人臉孔的黑人布萊恩.史帕克斯,有生以來第一次有售貨員幫他穿鞋。換了一張黑人臉孔的白人布魯諾.馬柯塔利則宣稱,黑臉的布魯諾和白臉的布魯諾得到相同的普通待遇。他說,他只等著有人用常見的種族歧視外號稱呼他,好讓他鎮定展現自己不會受這種字眼傷害。

如果種族就像FX有線電視頻道總裁約翰.藍德葛拉夫所相信的,是文化的「第三軌道」(譯注:電車的高壓電軌道,引申為禁忌議題),那麼FX頻道的新節目「黑與白」,就是帶有高壓電的電視真人秀。

「黑與白」紀錄片一套六集,預定3月8日首播,記錄兩個家庭交換種族的實驗。加州聖塔莫尼卡的伍蓋爾─馬柯塔利白人家庭(加上卡曼.伍蓋爾17歲的女兒羅絲.布魯姆菲爾德),以及亞特蘭大的史帕克斯黑人家庭,包括史帕克斯的妻子芮妮和16歲的兒子尼克。兩個家庭利用噴彩、假髮、隱形眼鏡和其他化妝技巧的神奇效果,進行種族互換。白人以黑人出現,黑人以白人出現。

觀眾看到這兩個家庭(他們暫時離開工作和學校)在洛杉磯地區活動,當酒保(史帕克斯)而神不知鬼不覺把一家酒吧做了種族統合,或加入一個黑人詩社(布魯姆菲爾德小姐)。大部分時間,兩個家庭嘗試以另一種膚色體會生活,購物、上教堂或在汽車拋錨時請人幫忙。去夏,他們甚至在聖佛南多谷一棟大房子裡共同生活六周,辯論這段經驗的意義,並分享生活。

第一集結尾,史帕克斯和馬柯塔利(化黑人妝)坐在休旅車裡,兩人避免眼神交會。47歲的代課老師馬柯塔利說:「我想,從你今天的反應看來,你在雞蛋裡挑骨頭。」他指的骨頭是種族歧視。史帕克斯則說,他一輩子黑皮膚,能察覺種族歧視。馬柯塔利抱怨說:「你只看到你想看到的東西。」

41歲的電腦專家史帕克斯回敬說:「而你沒看到你不想看到的。」

有時,兩家人對著鏡頭說話。他們也圍坐餐桌,費力溝通。38歲的牙醫辦公室主任史帕克斯太太說:「我氣瘋了。」因為48歲的伍蓋爾太太用「黑美人」形容她女兒詩社一位社員。負責找外景拍攝地點的伍蓋爾太太說,她已厭倦被錯誤解讀。她說:「他們認定白人麻木又無知,我從一開始就聽到這種說法。」兩個青少年露出尷尬的表情。

演員兼饒舌歌手「冰塊」是執行製作之一,他說,這個節目讓人第二天上班時有談論種族問題的理由。他受訪說:「希望大家討論這個節目,增加彼此的了解,並且或許解決一些問題。」

這兩個家庭的成年人特別指出,到頭來,他們覺得被另一對夫婦誤解,並對無法進入對方的膚色感到挫折。

馬柯塔利說:「他們真的希望,我在節目結束時表現出,『老天,我明白了』和『哦,我是開放的』。」他說,他是有同情胸懷的人,也知道種族歧視存在。「但你知道嗎?千千萬萬人生活艱苦,我不能說,『是的,非裔美國人,老天,他們很苦,應獲得補償,我們應盡力而為』,不是這樣。」

不過,芮妮和布萊恩.史帕克斯夫婦說,他們相信,馬柯塔利傾向認為,他碰到的白人微妙的種族歧視不值一顧,只知等著聽帶有種族歧視意味的嘲刺,但他們一再告訴他不可能聽到。他們說的沒錯。

雖然兩個青少年未加入大人的唇槍舌戰,布魯姆菲爾德小姐挑戰一個觀念,那就是在他們這個世代,種族問題不像從前那麼到處充斥。

18歲的布魯姆菲爾德小姐說:「我發現無形的藩籬比我以為實際存在的要多,我有點意外。」她一心想當女演員。

17歲的學生尼克.史帕克斯不認同誇大種族間文化差距的看法。他說:「在我們這個世代,看不到種族。不論我是黑人或白人,受到的待遇都一樣。」

節目另一位執行製作柯特勒說,由於製作人特別找自認思想先進、心胸開闊的家庭,「黑與白」節目客觀暴露的差異別具教育意義。

他說:「這個節目變成對膚色不存在論的批判,膚色不存在論仍是盲目的,而盲目很危險。」 (田思怡譯)

關鍵字句

種族歧視(racism)至今仍是美國社會一大問題,只是表現方式不同,有人明白使用本文第一段說的racial epithet(種族綽號),有的表現比較subtle(微妙)。 racial epithet今天還是大忌,但不時可聞。黑人是negro(黑鬼),黑男是boys,黑女是brown sugar,猶太人是big nose,白人說華人是chink,黑人說華人是chank。華語至今常用的ABC(American born Chinese:美國出生的華人)或BBC(British born Chinese),有無輕蔑之意,用者、聽者心照不宣。

這些都是一種slur(蔑稱、侮慢),用於種族,即是racial slur。slur名詞是音樂上的圓滑奏,唱歌或說話,不把字咬清楚,也是slur,美國搖滾宗師Bob Dylan就善用這種唱法。

文末討論的documentary(紀錄片)構成對colorblindness的批判。color-blind是從眼睛的色盲引申為「無視膚色」,即不抱膚色偏見。這個層次的colorblindness境界甚美,但有論者指出是烏托邦觀念,本文末句即形容colorblindness是危險的東西,真正的解決辦法不是標榜無視膚色,而是正視膚色歧視造成的不公,才能解決不公。 (彭淮棟)


很有趣的實驗...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