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5日

家族紛爭過後

自從阿公過世了以後,家裡打麻將的牌咖就只剩下照片中這四人(照片不是過年拍的,是去年六月家族聚會時拍的),分別為:

  • 賭性堅強的我老媽:什麼都可以賭,打麻將是她最愛。但牌品佳,輸了從不翻臉。今年過年被女兒強烈制止再簽大家樂。
  • 理智派的大舅:也很愛麻將,今年因為二舅提早去澎湖,因此他初二也積極的往老婆娘家尋找牌咖。牌桌上風趣幽默。
  • 溫和派的二舅:從來不發脾氣,好男人,邊打牌還會邊管他女兒(安琪、安雅)。今年是大贏家。
  • 衝動派的小舅:以前很容易生氣,是僅次於我媽的休眠火山,但火力可以開一家火力發電廠。牌桌上喜歡大聲說話,並且叫小孩子及電視都要小聲一點,是面惡心善的人。

今年農曆年因為二舅怎麼輪都坐在阿公的靈位面前,宛如神助一般,頻頻贏錢,堪稱是今年的麻將王。大家都笑說:「是阿公在後面幫他看牌阿~」好溫馨的說法,我喜歡。

每年過年也都會有一些家族衝突爆發,各種情況都有。也許是因為壓抑多年,所以大家心中都有自己的苦水,在黃湯下肚後、或是牌桌上的不高興,就會引發一場家族的「真心話大冒險」。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就是很好的說明。即使在我們這樣一個不是很大的家族裡,每家也都有難解的問題。

這些家族衝突,在阿公過世後的這幾年升到最高,好像大家都各自委屈太久,而一次將它們傾吐。像紀蔚然的《黑夜白賊》,家人彼此間總是看似堅強,但實則脆弱。在一些外在因子影響下(如酒),我們家的人往往會變得很感性和情緒化。你也可以說這是在「發酒瘋」,我不否認,但是我喜歡這樣的宣洩,因為一次次的宣洩後,感覺總是可以解決一些問題,和他們心中的苦悶。

過去幾年是我小舅和大舅。他們兩個工作和政治都有不同的境遇和立場。他們的小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我也不是很瞭解,只是隱隱約約覺得小舅似乎從小因為離家從軍(曾是職業軍人),因而對家裡的安排有點不諒解。但因為政治的關係引發了兩人之間的導火線。再加上我媽那隻火山嘴,所以這場紛爭曾經升到最高點,那是我最不喜歡的一個農曆年回憶。因為,連阿嬤都哭了。

現在這部份已經解除警報,後來他們相擁向對方說抱歉,並且一起在阿嬤面前下跪痛哭,才解決了這場紛爭。過程中大家都哭了,這是用眼淚換來的一場家庭大和解。

今年則是因為阿姨離婚,意外發現我們全家人團結的力量。因為前姨丈不夠成熟+愛講氣話,常讓阿姨非常難過,但是堅強的她又不希望讓小朋友知道太多負面的訊息,所以常常按耐著。誰知道這樣反而造成小朋友的不諒解,讓她們以為媽媽什麼都不在乎。

講話大聲的小舅在外面都跟人家說:「我們家兄弟姊妹的感情真的很好,不騙你。」這件事情發生後,二舅也說:「我要是沒有怎樣怎樣,我就不是你二哥!」大舅也每次都很理性的分析整個情勢狀況給阿姨聽;我媽則是用一種過來人+火山歷險的口氣在開導我阿姨。

今年又發難的是我們家的好男人二舅,一向溫文好相處的他今年也說出了他的難題。說難題的其間,大舅、大舅媽和阿嬤陪在旁邊跟他聊天,讓他聊完以後還能清醒的回家。

看在我眼裡,我希望我們這一代也保有這樣互相照顧與扶持的感情。而感情的宣洩也是必要的,就像電影【霍元甲】中,霍元甲遇到的小村莊婆婆說:「人呢,心裡不舒服就要大哭,但哭完了記得把眼淚擦乾,還要繼續幹活兒呢!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