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5日

Review˙Rechange

昨天跟華 Review,談了很多很有趣、且在心裡發出很多共鳴的事。

我想人都是有弱點的,也都該找個時間對自己承認自己的弱點。我花了很多時間,才終於承認了:我的弱點就是「不勇敢」和「依賴」。這兩個黑洞事實上也或多或少地影響了我的工作,以及看待工作的方式。只是一向好強的我,有時候很難說服自己接受並承認這樣的缺點,所以我花了不少時間逃避,然後不斷的在同樣的地方跌倒、卡住。


「升遷後要換個腦袋,格局要大,否則做不了大事。」

華這麼說著。的確,不管升到什麼樣的職位,如果都是在做SAE的事,自以為掌握了進度、執行工作可以做到九成的完美,想著「這樣就夠了」的時候,也因為心態不對,就什麼都在原地滯留。

之前我花了很多時間想關於「心態調整」的問題,我很想直接拿西瓜刀把我的豬腦砍下來,直接換一顆凱倫或華華的腦,但是,(缺~) 想也知道不可能,不勞而獲應該會遭天打雷劈,而且我也很想找到自己的 work style。想來想去,我猜想原因也許是那兩個我最害怕也最不想承認的:「害怕」+「依賴」。

如果不拿出帶刀衝在最前頭的將軍姿態和決心,
如何在衝出陣營前做最好的決策呢?

我一直在想,身為管理者,管理整個案子的進度與人事時,如果只是佯裝氣勢,能不能稍微導出一些做事應該有的方法?但這方法後來證實失敗,因為這樣只會讓自己成天空口說白話,花更多的時間想怎麼樣說話像有腦的主管。事實上,沒有實質能力的支撐,那些所謂的「姿態」也都是幻影。

所以,也許決心是更重要的。我應該切斷依賴凱倫的臍帶,她雖然是我敬愛的師父,但我沒有獨立出去跌幾次跤,會不會就沒辦法因為發現自己的不足而無法再從她身上學到東西了?所以...忽然很想自己出去跌倒幾次...更好的情況是,我不想跌倒,我想真的做到讓人放心。

這實在是很難在一夜之間長大的事情,但我想這會是個蠻好的起點。至少我是這麼期待的。

自我設限才是真正的絆腳石,
最大的敵人是「我可能真的沒辦法」

華問起我家裡的狀況,還記得半年前我曾經掙扎到每天晚上心臟快爆炸、每根頭髮都分叉。

其實這樣的掙扎現在也還是存在著,我還是會擔心著家裡的阿嬤一個人在家不安全、還有阿姨令人鼻酸的經濟壓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積極的解決方法一個一個跑出來,無形中也增進了我們全家人的感情,而我,人還在台北

這樣的一個景象,是華當時給我的美麗藍圖。她說,「不到最後關頭,都不要用犧牲來解決事情。」她敎我用公關人的「利益關係人」分析找出我可以解決的方式,敎我逐個溝通,一定可以解決眼前、甚至是5年10年後的問題,而不是一味的將眼光鎖在 3 個月內所要發生的事。

但當時我很絕望的覺得:「我會放不下,我應該還是會放棄。」

說也奇怪,半年後事情急遽的轉變。後來不僅是我找到了對工作更大的熱情,無意中整個家庭計畫竟也不知不覺照著華所說的方式在進行了。

我跟婉婷、子榮的關係過去不常聯繫,但最近透過手機和 email 的相互鼓勵,找到了對彼此的信任和關心。我不禁驚訝:其實小朋友遠比我們想像中成熟懂事,就算是默默關在房間裡打電動的子榮,也已經開始在規劃未來他想做的事了,寫字的通順度也不像我想像中的這麼火星文阿...嘿,讓我放心很多很多。阿嬤、媽媽、阿姨這三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跟我的關係也越來越緊密,甚至我有時候必須擔任被依賴、開導她們情緒的角色。

華說的對,當我自己感受得到自己對家庭的付出和重要性,那種情感的串聯會更強大。但這時的決策也更加重要。所以...又回到那句老話...

該是換腦袋的時候了。

一再的為自己設限,最後就真的只會在線內、永遠跨不出去。以前我說我打死都不會去跟喜歡的人告白,但本月也在深思後決定突破,結果反而得到一個更清澈的自己。很多事情,似乎是沒有極限的,因為我們都看不到極限,所以不斷的嘗試,是多麼精采的一件事!

(加油,下次工作低潮就把這篇拿出來看一下~)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