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6日

再會了心愛的無緣的愛瘋

這兩天一直都在想到底為了愛瘋我可以做多少犧牲。甚至跟上帝說拜託~你幫我決定一下好了。

直到昨天,晚上我整個頭痛和嘔心感遽增。

我躺在被窩裡,盤算著應該要去做個檢查。忽然間閃過一個念頭:
如果我現在得了絕症,那愛瘋阿~很卡的案子阿~有沒有男人阿~這些好像就也不是這麼重要了。
於是就決定,不買了。


上帝真的幫我決定了,很心甘情願的理由。

菲比、和菲比的頭,妳們要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