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

我的處女捐

第一次捐血,第一次成功的捐血,是在元旦假期的溫暖午後。

昨天陽光真的超級溫暖的,連路邊等公車的爺爺,看起來都相當的搖滾。

這個阿公的姿勢超搖滾的


身邊就是捐血車,想到過去幾次捐血,都在歃血為盟小指頭針刺測試血紅素重量時被拒絕(因為貧血),所以這次抱著,就再被刺一針看看的心態上車了。

沒想到,萬萬沒料到的是:竟然要量 體重

我躲了這麼久的風頭,最後竟然敗在我想捐血這麼熱血的事情上。但還好後來護士也很ROCK的跟我說:「沒關係,你心裡知道幾公斤就好。

喔喔喔,真是嘟著喝郎。

再來歃血為盟的關卡到了。

那個護士看起來很熟練,嘴裡唸唸有詞的問我幾個身體的狀況。超猛,台詞背得跟我剛剛填寫的消費者資料(唉壓,我的職業病,是「捐血者資料表」)的問法一模一樣。

最後,她眼光銳利的轉過來告訴我--這是她第一次正眼看我...

深呼吸,一下子就過去了。

然後,刺!

她用力一擠,像接生一樣把我的血擠出來,然後放進藍色小杯子裡。

「欸,這次可以耶。血是往下沈的喔!」她轉頭恭喜我,彷彿我生了一個男的



沒想到這次可以了耶....是因為我變胖嗎?所以血液變重了?

總之,我再這樣嚇自己飯都不用吃了。於是選定了我要捐左邊還是右邊,之後,就開始了。

黑人一直提醒我:有愛滋病不要捐血


前方的電視,一直重複的播放黑人捐血的示範帶,還有他一直提醒我:「如果妳有愛滋病,千萬不要捐血,否則將會處以XXX年的刑責。」

我應該是沒有愛滋阿。可是腦子裡一直在幻想:如果我得了愛滋怎麼辦?我看到這些影片會有什麼感覺?我可以夠勇敢的面對嗎?之類的。然後想到飯島愛對於善待愛滋病患的呼籲。


在這個時候就開始捐血了,一樣是深呼吸,然後沒啥感覺的捐完了。我的血液在我的左手邊不停晃動、輸送著。

這好像是第一次跟我的血這麼靠近。

對,月經不是血阿。月經是子宮內膜。

捐血的過程中,護士拿給我一張紙,是「良心申報專線」,如果回去想想覺得自己的血液有問題,那要打電話來。

雖然有時候我良心都快泯滅了,但這時候還是有的。

後來就捐完了。

他們送了我牛奶、蔓越莓果汁、還有食譜書。還有第一次捐血會得到的勳章喔(挺)。

挺個屁阿,但是很驕傲是真的。

後來我疑似因為動太兇,頭暈想吐,整個覺得自己身體很不OK。但是很謝謝撲友的關心,整個過程我都記住了。

最後給大家來育嬰室看看我的血,一眼就好。


My blood